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義氣巴基 [壹週刊 - 1372] __,M1,

Babar的爺爺當年來港定居,他是家族第三代香港人,一直過着窮困生活。但他不覺得因膚色被歧視,「如果成日諗遭人歧視,會好辛苦。」坦白講義氣巴基Babar,24歲,香港土生土長巴基斯坦裔青年。上週日清早,他跳入元朗臭渠救了一個為情自殺的醉酒洋漢,做了一日英雄,更獲熱心人贈送全新價值三千多元的iPhoneSE手機。他性格衝動,卻是義氣仔女,他最保護的人,是和他相依為命的母親。我其實唔識游水,但當日人命 ...


Babar的爺爺當年來港定居,他是家族第三代香港人,一直過着窮困生活。但他不覺得因膚色被歧視,「如果成日諗遭人歧視,會好辛苦。」

坦白講

義氣巴基

Babar, 24歲,香港土生土長巴基斯坦裔青年。上週日清早,他跳入元朗臭渠救了一個為情自殺的醉酒洋漢,做了一日英雄,更獲熱心人贈送全新價值三千多元的 iPhone SE手機。他性格衝動,卻是義氣仔女,他最保護的人,是和他相依為命的母親。

我其實唔識游水,但當日人命關天,即使條渠有屎又污糟到爆,為咗救人,我諗都無諗就跳落去,仲跣腳仆倒,飲咗幾啖臭水。好彩水位只係去到腰咁高,最後我同個醉酒佬都平安冇事上岸。我褲袋裡的銀包和那部二手 iPhone 4入晒水,之後有位女士送咗部新手機俾我,話欣賞我勇敢,但講真我唔覺得自己好偉大。

我拎住部新 iPhone返屋企,將佢送俾我阿媽,自己就買部二手三星,六百蚊唔使,我想將最好嘅留俾阿媽。

有次阿媽打俾我,話被車撞傷入了醫院,當時我做緊地盤工,嚇得我即刻辭工由九龍飛的士去北區醫院。我喺車不停亂諗,阿媽會唔會斷手斷腳、會唔會死呀。最後不幸中之大幸,只係尾龍骨裂咗。阿媽得我一粒仔,如果佢有事,我生不如死。

我其實有老豆同兩個阿哥,不過對佢哋完全無印象,人哋問起我,我會話老豆死咗。父母一早分開,阿哥跟老豆,我就跟阿媽。阿媽唔識中文,喺屋企用巴基斯坦語同我溝通。我識講流利廣東話,係靠睇電視,但寫就唔得,所以我無中文名。阿媽唔知有免費教育,一直收埋我喺屋企,直到十五歲我先讀小三,但好難跟得上,讀到小六就退學。

捱窮

阿媽靠執垃圾和攞綜援養大我,而家佢年紀大唔做得嘢,我惟有努力打份清潔工,幫人洗地打蠟,月入一萬蚊。依家我每月用三千蚊,租元朗一間百多呎鐵皮屋和阿媽住,落大雨間屋會漏水,周圍又有蛇同蜈蚣,部冷氣開到盡都唔涼,廚房極簡陋,仲要無廁所。周圍無街燈,半夜試過俾人撬門,又試過有人拎木棍打我阿媽,治安差到我要放支長電筒喺床邊自衞。

由細到大我都捱窮,又會無端端俾村民指住話我係賊冇出息。但生活就算幾苦,我都叫自己要忍,因為我身邊仲有阿媽。當日跳河嗰個人話,自己失戀所以要死,我真係忍唔住叫佢去死,問佢有無諗過就咁死咗,佢阿爸阿媽有乜感受,做人唔好咁自私啦。前幾年,我幫朋友出頭,一個打十幾個,傷到件衫至底褲都係血。由醫院返到屋企,見到阿媽喊晒口,嗰刻我就同自己講,以後做乜都好,要諗阿媽。

每個人嘅生活總有唔如意,我嘅生活都好艱苦,不過望見阿媽,我相信日子再苦,我都一定捱得過。

撰文:黎雅婷

攝影、攝錄:葉漢華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