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暴力治港 蒙面人強奪商場保安室 [壹週刊 - 1372] __,安室,安室奈美惠,M1,

口罩惡男離去不久,一批南亞裔男子又突然出現,並盤踞在力生廣場保安室門外。新聞追蹤暴力治港 蒙面人強奪商場保安室香港社會日趨大陸化,城管的暴力式手段也感染香港人。雖說香港仍是一個法治社會,但隨着大陸強力部門無視法律胡作非為,官府尚且如此,民間暴力之風更愈演愈烈,香港民智無可避免集體下降,就連商場保安室也發生暴力搶奪事件,達到無法無天的地步。荃灣的力生廣場,早前發生物業管理權的爭拗。有人為了搶奪管理權 ...


口罩惡男離去不久,一批南亞裔男子又突然出現,並盤踞在力生廣場保安室門外。

新聞追蹤

暴力治港 蒙面人強奪商場保安室

香港社會日趨大陸化,城管的暴力式手段也感染香港人。

雖說香港仍是一個法治社會,但隨着大陸強力部門無視法律胡作非為,官府尚且如此,民間暴力之風更愈演愈烈,香港民智無可避免集體下降,就連商場保安室也發生暴力搶奪事件,達到無法無天的地步。

荃灣的力生廣場,早前發生物業管理權的爭拗。有人為了搶奪管理權,竟然日光日白派出多名貌似古惑仔的惡男,殺氣騰騰蒙面衝入保安室恐嚇兼動粗,將保安員趕走兼上鎖,簡直漠視法紀,視法律如無物,事件令商場租戶覺得匪夷所思。

原本管理該商場的負責人,呆立當場,他形容事件極度恐怖,直斥香港已沒有法律,變成一個暴力社會。不知名蒙面人強奪保安室後,新管理公司的人繼而「巧合」現身,明言自己才是新揸弗人。

而支持新管理公司的,原來就是小巴大王馬亞木的兒子馬僑生。但馬僑生及其負責事件的手下,都否認派人強奪保安室。

但有片有真相,本刊獲得當日惡男衝入保安室的閉路電視片段,連串鏡頭顯示有人恐嚇兼動粗。至於這班惡人是誰人派來,相信力生廣場的小業主皆心裡有數。

「唔可以再坐喺度,即刻同我死出去。」端午節早上十時許,七名戴上口罩、貌似古惑仔的男子,突然衝入荃灣力生廣場地下的保安室,並兇神惡煞地呼喝裡面一名保安員,保安員被嚇得不敢出聲。

蒙面人逼爆保安室,殺氣騰騰指手畫腳,暴力感十足。

恐嚇拉扯保安員

其中三名惡男還出手,強行將保安員拉起身,並語帶恐嚇地說:「我同你講,你都係打份工啫,無謂搵命搏吖。」保安員見他們人多勢眾,只好乖乖地聽話離開保安室,口罩惡男將保安室大門反鎖後,亦迅速離開現場,整個過程大約只歷時一分鐘。

口罩惡男離去不久,一批南亞裔男子接力突然抵達現場,並盤踞在保安室門外。警員到場調查時,他們均說不認識口罩惡男。這時,第三批惡形惡相的彪形大漢亦來到,並將保安室加裝門鎖,明顯是不讓原本的物業管理公司職員進入。

端午節早上,多名戴上口罩的惡男突然衝入力生廣場保安室,兇神惡煞地呼喝保安員。

其中兩名惡男不由分說,出手強行

將保安員拉起身。

口罩惡男趕走保安員後,離開前又反鎖保安室,不讓其他人入內。

惡男阻擋採訪

小巴大王兒子馬僑生對口罩男暴力事件全不知情,又說不清楚手下梁根林的處理手法。

「喂,邊個話俾你哋影相㗎,你哋邊間報館㗎?」本刊記者到場採訪拍攝時,數名惡男不但爆粗喪鬧,更多次用手遮擋鏡頭和反拍記者。在場警員率先向惡勢力「下跪」,低聲向記者要求息事寧人:「嘿嘿,佢哋唔係善男信女,你自己要小心啲,唔好企咁近影。」

記者驚聞警察不理粗口爛舌的惡人,反叫記者讓路,疑惑期間只好轉問駐守現場的南亞裔人,在這裡做什麼,南亞裔人反而比本地人還有些禮貌,聲稱要確保這裡安全,但否認有收酬勞。

而原本負責管理力生廣場的,是獅寶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已服務六年時間。

該公司董事李偉雄當然更為惶恐萬分,形容事件極度恐怖,「依家直頭唔係法律統治香港,係暴力統治香港,有錢就萬能,強奪保安室其實已牴觸公安條例。」

李又質疑警方的處理手法,保安室被不明人士上鎖,警方竟然不讓他們開鎖,有警員更說:「掂咗告埋你刑毁。」雖然李已委派律師介入,也不得要領。「警方唔俾我哋開鎖,可能擔心我哋返入保安室後,有人會繼續使用暴力恐嚇,班差人只會做餐死。」獅寶一名員工估計說。

力生廣場這次暴力事件,明顯是有人想爭奪物業管理權。巧合的是,一間名叫城寶物業服務管理的公司,最近聲稱獲得部分商場業主支持,可以接管商場的物業管理經營權,繼而風波不斷。

小巴大王子否認有關

上週五,梁根林(箭嘴)在力生廣場召開業主大會,但出席人數寥寥可數,只有十多名業主參與。

而支持城寶的,就是在該商場擁有三成三業權、小巴大王馬亞木及兒子馬僑生。馬亞木擁有六百架十六座位小巴,經營近六十條專線小巴路線,家族持有二百多個物業,身家估計超過六十億左右,早已發財立品。

據悉,由於馬亞木已八十多歲,生意已交給長子馬僑生打理。

記者前往車行找馬僑生了解事件。馬僑生表示,近年收購了三個領展商場,並有意自組管理公司,處理公司旗下過百物業。不過,對於今次力生廣場發生口罩男暴力事件,馬就說全不知情,又指力生廣場的事務,全交給手下梁根林處理,「我唔認同以暴力手法解決,亦都唔清楚梁根林嘅處理手法。但佢曾經話過,獅寶嘅賬目唔係好清楚。」

據悉,梁根林跟隨了馬僑生五、六年,是馬的得力助手。梁做事作風以硬朗見稱,去年成功重選長沙灣東蘭閣(馬亞木等人佔有一半業權)業主立案法團所有委員,從而達到更換管理公司的目的,但事件惹來不少居民爭議。

承認派人裝鎖

馬僑生得力助手梁根林,否認暴力搶奪保安室事件和他有關,只承認派人將保安室加裝鎖頭。

而梁根林當然也否認口罩惡男跟他有關,並得戚地說:「可能係舊管理公司仇家多得罪人啫。」

至於當時有大批南亞裔人盤踞力生廣場保安室門口,他說:「有幾出奇啫,呢個商場一向多南亞裔人做生意㗎啦。」但他承認派人將保安室加裝鎖頭。「我哋係業主,鎖頭係我哋裝嘅,隨時可返入保安室,不過依家有糾紛先唔開住。」

不過,當記者指保安室是商場公共空間,非私人物業時,梁對此支吾以對。

其後梁又說,由於發現舊管理公司賬目不清,故此早前舉行業主大會要求更換管理公司,「根據力生廣場公契中不分割份數一欄中,出席業主大會嘅業主份數只要超過兩成,就可投票通過更換管理公司。」換言之根據這個公契,他們持有三成以上業權,已經可以「玩晒」,決定誰是管理公司。

結果三月尾的業主大會,力生廣場一百七十一個業主中,雖然僅得六人出席,但大業主馬僑生卻以三成三商場業權為名,由梁根林宣布終止聘任獅寶物業有限公司,並委任城寶物業服務管理有限公司接手管理。此外,又重選業主委員會及宣布自己成為新一屆業主委員會主席。

不過,獅寶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李偉雄,就質疑這個業主大會的通知書,是以不知名身份做召集人,「冇白紙黑字證明係獲得富林置業有限公司(馬亞木持有)授權下舉行係唔得嘅,大部分業主喺不知情下而無法投票。」

小業主被追數

駐守力生廣場六年的獅寶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李偉雄,形容搶奪保安室事件極度恐怖,慨嘆香港已變成暴力社會。

而這場管理權爭奪戰,一班小業主無權話事,只能叫苦連天任人魚肉。近日,新的管理公司貼出告示,詳列出欠交管理費的業主名單,揚言會入稟小額裁判署追討。

不願出鏡的業主劉先生向本刊稱,新管理公司身份成疑,就連中電戶口名也仍舊是原先的獅寶公司名義登記,「我哋交嘅電費,會唔會俾人私吞?」此外,他也諮詢過律師意見,律師指正常接管商場的程序不是這樣處理,要求會更嚴謹,他批評今次接管過程非常草率。

上週五,梁根林召開業主大會,出席人數寥寥可數,只有約十多名業主參加,舉行地點在商場鋪位外,城寶物業管理公司職員要求業主登記身份,反遭業主怒罵:「你都話要告我,仲有咩好登記。」

律師斥涉毆打

記者到力生廣場採訪拍攝,有惡形惡相的彪形大漢不但以手機反拍,還想衝向記者,在場警員立即阻止。

荃灣區議會議員陳偉業認為,這次是一個業主代表和管理上問題,因當中利益關係,令到部分小業主無辜受害,反映政策條例上有問題,「基於好多地方監管薄弱或形同虛設,導致有問題出現影響部分小業主無辜受害,但申訴無門,亦無能力糾正錯誤。」

陳又認為,商場本身有分契,應該成立有法律地位的業主代表組織,其次管理方面應該要有認受性和專業水平,至於事件糾紛有機會影響三層商場同時停電,暫時已要求中電能酌情給予時間處理,但長遠來說,商場電力應該個別分錶和分單。

而大律師潘展平則指出,本來佔用人已有佔用權,如對方想奪取佔用權,應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不能這樣強行驅趕保安員離開,否則以後也無需要法庭,他認為口罩惡男搶奪保安室事件,已涉及普通毆打。

警方回覆表示,在六月九日接獲有五名男子進入荃灣青山公路一商場,並語帶恐嚇。案件列作「刑事恐嚇」,暫時沒有人被捕。另外,同日下午接獲有男子報案,稱在荃灣青山公路一商場被人言語恐嚇,經初步調查後拘捕一名五十三歲姓張男子,涉嫌「刑事恐嚇」。被捕男子已獲准保釋候查,須於六月下旬向警署報到。兩宗案件合併由荃灣警區反三合會行動組跟進。

這宗物業管理權爭奪戰,兩間管理公司都各有說法,變成一宗羅生門事件。但一班口罩惡男究竟是誰聘請,相信商場的業主已心中有數。

撰文:艾馬

攝影:韋平、金文、田俊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