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鄰家女主角 周家怡 [壹週刊 - 1321] 周家怡,M1,



豪語錄

鄰家女主角 周家怡

周家怡大概似 the girl next door,那種在樓下便利店、辦公室遇到的女郎,幾省鏡,當事人亦顧影自憐,但論到台型和大將之風,就永遠欠啲嘞——這是娛樂圈流行的講法(不只限於周家怡),替一眾失意小花帶來開解。

信唔信好?周家怡坐冷板櫈夠久了;但認命的話,不會今年終於攀上女主角(《導火新聞線》);由此打破宿命?她卻坦言:「第一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因為 HKTV面臨停產;那麼信吧?柳暗花明,又輪到初登銀幕……

其實它不在乎你信唔信,徘徊信與不信之間,周家怡轉眼卅六歲,三三不盡六六無窮,最近還有另一個首次,首次拍廣告,化老妝講退休保障,幾應景,剎那芳華。

the girl next door 永不怕遲

咁就冇之後咁多經歷嘞。

在《維基百科》搜尋周家怡,首句彈出「本條目主題不是周嘉儀」;逆向搜尋周嘉儀(前新聞之花),彈出「本條目主題不是周家怡」。鄰家女郎連姓名也如有巧合實屬雷同,周家怡笑了:「至少 fair吖。」她凡事向好處想。

起朵很必須,於是我遞上咭片;藝人通常冇咭片,慧黠的她與我交換這張

是她在劇集用剩的道具。「只有一幕講我派咭片,但 HKTV好認真,劇裡演記者的都有印咭片。

「真名對我不重要,我在意觀眾記住角色,以前係『兔唇女』,現在更清清楚楚叫得出『方凝』,因為我不是要做明星,我要做演員。」

令人感動也令人感慨, HKTV墜落太早,周家怡成名太遲。「我說過第一次可能是最後一次,但轉頭 nowTV話大搞,返 TVB亦非冇得諗;再不然,就算最後一次劇集女主角,第一次大銀幕(《導火新聞線》電影版)十月又嚟料,沒什麼好抱怨。我同編劇講笑:『夠膽你寫我一開場就死吖!』我相信觀眾會想睇『方凝』。

「永遠是 right timing,不用怕遲。俾我廿幾歲接到這角色,根本欠說服力。你是新聞界一定明白。」

我再次審視她咭片上的職銜,想想自己,也覺得釋懷。周家怡的正能量,大到,可以感染埋旁人。

過得去

九八年訓練班畢業,水尾了,那時靠選美入行已成主流。「我有個怪標準,港姐應該係一早起床已經好靚好靚嗰種;我在這狀態不是不靚,屬於『都過得去』囉。

「俾我去選美,最大機會是入到圍入不到三甲,即係又要讀番訓練班,行多轉添。」

周家怡並非認命,是認為上天安排自然合理。關於 the girl next door,「我聽得多啦,唔信嘅,咁但係我又常常被派演宮女、侍應、阿妹。」

中期憑兔唇女(《火舞黃沙》和智障者(《花花世界花家姐》)開始受注目——幾極端,未能鬥扮靚便靠鬥扮醜突圍。

「角色適合啫,我一直並非無綫 management,根本冇話公司專登諗條路給我突圍啲乜。」

貫徹鄰家女郎概念,這天帶周家怡到小食部做店員。「即是好似《阿飛正傳》張曼玉賣汽水?」她愛笑也愛講笑。

「之前做過廣告女郎, AIA算係第一次有故事性的廣告,而且與王宗堯(同劇男主角)合作,感覺像劇情延續,份外開心。人家鍾意拍廣告好賺,原來我始終最鍾意拍戲。

「那是講退休保障的,我都要諗。冇後悔過就假嘅,尤其港視開台無期、我喺屋企踎時,腦海一瞬間閃過:『早知唔離開 TVB啦。』但我同自己講:『咁就冇之後咁多經歷嘞。』人要忠於選擇。

「習慣了成間公司都識我, last day無綫好唔捨得,同同事、保安、清潔姐姐甚至停車場都影相留念。我曾經很需要安全感,但正因為在一處大樹遮蔭太久了(十四年),外闖的心更強烈, HKTV做不長固然可惜,你問我今後哪裡落腳,我答今後試試自由身也不錯。」

港視劇集即將成絕響,但《導火新聞線》開拍電影版。

真實感十足的道具,地址等資料則是假的。

《火舞黃沙》的茅小琴大部分時間幪面演出。

作戰

扮孖妹?周家怡話唔係。佘詩曼屬於起床就可以去選美嗰種。

圈中最好朋友是佘詩曼?

「當然。」不帶一絲猶豫。

我遞給她上期一張令我感動的圖片

周家怡說:「並非故意的,我們同一個髮型師,又咁啱黑框眼鏡啫。」

我說的感動是,卸下濃妝,際遇幾唔同也罷,人總想有個孖生一樣的知己。

查探佘詩曼緋聞最應該問周家怡?

「係!你問囉。」

身為巨星密友先決條件不是口密嗎?

周家怡再次逐字逐字拖長道:「係,你問囉……」弄清她意思了。「我唔答之嘛。我同個個記者都咁講。」

周家怡說,從未向阿佘請教做女主角的心得,唯一好奇是:「我問她怎可以直落拍廿幾粒鐘都唔殘,我做慣閒角等多過做唔使擔心,這是花旦最切身面對的難處,佢話:『事到臨頭你就得㗎嘞。』係喎,前面有個斜坡,換着平時我行都唔敢行,導演話劇情要我衝落去,我就衝落去,結果真係冇事。」

日本武將源義經在一ノ谷戰役也是破天荒以騎兵衝下峭壁,突襲取勝的。

「拍戲即是打仗。」周家怡說。

the girl next door 誰更重要

說過人生目標是買樓?

「短期目標啫,長期是學做好自己。」爽朗如周家怡終於帶點羞澀。

其實唔使唔好意思,幾成功的人士的大計都可以是買樓,爭在層樓幾貴而已,上期《豪語錄》陳奕迅便是一例。學海無涯,樓海更無涯。

「做女嘅送層樓俾阿媽,仲有乜開心得過咁?」

結婚生育算不算目標?

「生育,我毫無概念;結婚也只係諗,談不上目標。目標應該像買樓般 straight forward嘅,努力多一步便近多一步;結婚卻未必我愈出力便愈好,心急強求反而容易後悔。

「我鍾意車,機械迷戀嗰種,但每次要叉晒腰落車房討價還價時,總希望有個伴侶商量吓。我知大部分男人喜歡女仔 girly,但不想扮嚟迎合,因為這樣,他愛的實際已不是我。」

所以係買樓實際。

勝者為寇

周家怡大概似爭普選,原以為只能阻一阻建制派( TVB/議會),點知贏凸!榮登高登視后;但 28:8又如何?重啟無期(劇集/五部曲),是真的「勝在乜都冇」。

拒絕阿媽揀老婆,於是繼續做寡佬。從網上電視台獲得網上大獎,夠 cyber吧, cyber不能當飯食。都贏了天空,輸了大地。

「是贏了天空,開了大路。忠於選擇,至少賺到尊嚴。」周家怡更正得好。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