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向家祖屋淪為劏房 [壹週刊 - 1321] 向家,M1,



向家在祖屋一直由戰前住至戰後,其間因二戰時,日軍空襲九龍城,向前才帶同家人暫避往調景嶺及鯉魚門,之後又再返回祖屋居住。

爆壹爆

向家祖屋淪為劏房

上週,爆哥同大狀友人行開九龍城,四周舊樓多已重建,位處轉角位的向家祖屋依舊獨憔悴,大狀友人點醒爆哥,話○八年九月,向華炎和向華榮聘用當時資深大律師,即現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為代表,要求法庭根據《時效條例》,容許他們以逆權侵佔方式獲得衙前圍道一百四十六號地段業權,同時頒令撤銷向前及其餘兩名業主張忠根和倪少琪(均為譯音)的業權。

華炎和華榮兩兄弟指,已故父親向前在半個世紀前,與兩名友人以一個義安工商總會的名義興建該幢物業,但一直以來只有向家居於上址,加上早失去該兩業主的聯絡方法,故業權應歸向家所有。

雖然向家早已相繼搬走,但一直有將上址單位出租,二樓的租金歸華榮,地下鋪位及三樓的租金則由華炎收取。

不過,法官卻質疑,向氏無清楚說明涉及業權的「義安工商總會」,究竟是有限公司,還是非牟利團體?此組織是否仍存在?認為需待一切細節釐清後,才繼續審理,故最後將有關申請無限期押後,若向氏兄弟能成功收樓及重建,真係億億聲生意,可惜,依家變咗疍家雞見水!

爆哥八卦,走入去向家祖屋睇睇,發現一樓及二樓分別劏開了八間劏房,而其中一個劏房戶住有一對雙非母子,女戶主說兩年前透過朋友介紹租住上址,因兒子讀九龍塘一間小學二年級。冬天租金是三千三百蚊,夏天連冷氣費則要月租四千。

一層樓間開八間劏房,難免人多逼狹及噪音滋擾,故業主在走廊貼出控制聲浪的告示。

內地婦同在九龍塘小學讀書的「雙非童」兒子,租住向家祖屋的劏房。

自拍硬膠蓮花

上週六,爆哥陪女友行旺角,諗住買自拍神棍,行至星際城市商場,竟然發現有自拍硬膠蓮花賣,個 sales仲落足嘴頭話自拍蓮花比神棍好用好多,因套入手指後,即使手揸單車手柄都可以靈活自拍,個 sales仲吹到有客買來跳傘時自拍,講到爆哥心郁郁想買,但外形似足違禁品鐵蓮花嘅膠蓮花,買賣是否違法,會唔會有古惑仔買來打架用, sales只說:「無諗咁多喎。」

爆哥於是打電話俾大狀友人,佢話咩質地唔重要,最重要係能唔能夠令人受傷。如果硬膠硬至可傷人程度,警方就可以拉你;但實際係咪犯咗管有攻擊性武器,就要交俾法庭判,嘩!有可能因管有違禁武器,而罰款一萬蚊及監禁三年,爆哥唔敢買啦。

問買賣膠蓮花合唔合法,店員答:「無諗咁多喎。」

鐵蓮花屬攻擊性武器,管有及買賣均屬違法。

賭廳老細避債潛水

爆哥最近過澳門,去賭場玩兩手時,撞到個做疊碼嘅朋友,佢即時同爆哥訴苦,話依家賭廳客人少得可憐,間間賭廳水盡鵝飛。無人換碼,好多疊碼仔收入差唔多少咗三分之二。以前餐餐大魚大肉,依家連生活都成問題,講到幾乎喊出嚟。

聽呢位老友講,除咗疊碼仔無錢搵,其實好多廳主都好唔掂。佢仲爆料話,三大賭廳之一嘅大衞會,一二年年尾便有外電報導過,大衞會的合夥股東,疑牽涉中共前高層薄熙來洗黑錢案,呢個消息傳出後,大衞會生意開始每況愈下,至近期大衞會一個來自香港水房、黃姓嘅大股東被傳周轉不靈,而幾個月前,該賭廳已經一口氣執咗三間場。近日仲有江湖傳聞話,呢位姓黃廳主,之前以私人名義,先後向洗米華揸旗嘅太陽城,以及江湖猛人掙爆做老細嘅海王兩個賭廳,借咗大約十億。之前黃每個月都有還大約一千萬嘅最低還款額,不過呢兩個月已經無還,仲唔聽電話避債主添,佢依家仲喺唔喺澳門都無人知。

澳門賭場生意淡薄,很多賭廳廳主因而負債纍纍。

今年二月,大衞廳貼出告示,指有關賭廳暫停營業。

爆哥乜料

金融界撈家,穿梭黑白政商界,朋友遍布旺角至中環,每星期都八到唔同料,同《壹》仔讀者過吓癮!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