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首度開腔:「公道自在人心」 搣柴逼票發叔反枱 張曉明邀功自斃 [壹週刊 - 1321] 張曉明,曉明,M1,黃曉明



傳聞健康欠佳須在家養病的劉皇發,連日來均有外出,精神看來不錯,經常搶在司機之前自行開門上落車。

週一早上記者趁他返回辦公室,問他是否覺得政改事件上被擺上枱,發叔立即回應:「公道自在人心。」

封面故事

首度開腔:「公道自在人心」 搣柴逼票發叔反枱 張曉明邀功自斃

政改表決「世紀甩轆」後,建制派 WhatsApp群組絕密對話曝光,但多項謎團仍未解開,包括最關鍵的問題:為何投票必須「等埋發叔」?消息人士向本刊爆料,劉皇發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早因鄉議局主席之位決裂,為了向北京顯示不滿,發叔多番婉拒到立法會投票,但張曉明自以為控制大局,堅持迫令已有離心的發叔歸隊表態,以顯示政績,加上林健鋒及葉國謙最後一刻才決定離場拖延,動作卻異常笨拙,政改方案終被泛民大比數否決。

有鄉議局成員透露,發叔一直籌謀連任鄉議局主席,但五月底選舉前夕突遭中聯辦及身兼民建聯黨員的副主席張學明逼宮,結果以身體不適、交棒兒子作下台階。然而,本刊連日觀察,發叔精神不俗,絕非有人刻意放料所指他健康急劇轉壞。對於政改甩轆被擺上枱,語帶不忿的發叔首度開腔,兩次表示:「公道自在人心。」

由「等埋發叔」到「拜拜發叔」,中聯辦及民建聯勢力在鄉議局不斷坐大。據悉張學明自發叔落馬後,四處張揚他是鄉議局「首副主席」,極可能替代發叔,循鄉議局功能界別進身下一屆立法會,擺明不放新任主席劉業強在眼內。

然而,仍擁強大政治能量的新界王,絕對不甘坐以待斃,任由三十五年劉氏王朝沒落。發叔反擊,不日上演。

本刊獲悉,張曉明與發叔反枱並將他拉落馬,兩人為此事幾乎決裂,事後張曉明仍堅持要心中有氣的發叔出席政改投票,以示自己成功統戰鄉議局,結果搞出大頭佛。

本週一他更表示「自動收聲」,不再在公開場合談政改。

自新界王劉皇發退位,以及政改表決時大遲到,外間盛傳發叔健康突然轉差,甚至患上癌症,須在家中長期養病。但本刊連日在發叔大宅外守候,發現事實並非如此,發叔仍如常外出處理私務,有時甚至未等司機落車攙扶,他已先行落車,以年近八十歲的老人家來說,可說非常精靈。

本週一早上約十時,一身企理西裝的發叔離開九龍塘大宅,由司機送往屯門中央廣場,發叔下車時看來精神不俗,並立即搭電梯往二十樓,該層正是發叔家族企業永同益集團的辦公室,估計是上班處理私務。

約下午一時,發叔一行人到屯門時代廣場吃飯,其間步履穩健,旁邊多人隨行,恍如新界王出巡,記者乘機上前詢問其身體狀況,發叔一概不作回應,但當問及政改甩轆因為「等埋發叔」,有否被擺上枱的感覺,發叔即時作出回應,兩度強調:「公道自在人心。」

粉碎患癌症傳聞

建制派甩轆事件發生至今近兩星期,劇情峰迴路轉,網民及傳媒不斷重組案情,但整件事的關鍵問題仍然是個謎。「明知發叔趕唔切,佢嗰一票又唔左右大局,點解一定要等佢返嚟投?掉番轉發叔呢票真係咁重要,點解當初又會俾佢喺屋企等?講到尾就係發叔同張曉明喺度玩嘢鬥氣!」消息人士稱,重組甩轆事件,要由表決前三星期說起。

五月廿八日,一直精神尚好的發叔,突然低調地發出公開信,宣布以健康理由不角逐連任新一屆鄉議局主席,意味新界王從穩坐三十五年的王位落馬。「其實佢不知幾精靈,嗰班人拉完佢落馬鄉議局都唔夠,仲傳佢呢屆立法會辭職,發叔即刻出聲明反駁兼澄清,就知佢幾戰鬥格。」

雖然發叔身體健康如常,但自五月底退位後接連缺席重要場合,包括立法會的預算案表決,以及五月三十一日一眾立法會議員到深圳,與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等京官會面,原本已報名的發叔亦告失蹤。「其實唔只政改甩轆之前缺席,政改出事之後,佢完全無同中聯辦有任何交流,如果佢正正常常退位,又要為個仔鋪路,點會唔出現?」發叔和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是兩名僅有缺席中聯辦茶聚的建制派議員。

12:27pm

林健鋒(紅圈)在官員發言時,即約十二時衝出議事廳通知發叔到場, 12:27pm表決鐘響起後,再次走出議事廳致電發叔,確認發叔無法趕及投票。

12:28pm

林健鋒返回議事廳後,曾先後與經民聯黨友、工聯會陳婉嫻以及民建聯譚耀宗傾談,據了解有人提議按原定計劃投票,不用等埋發叔,但有人堅持按中聯辦指示,一票都不能少。

12:30pm

離表決只剩下兩分鐘,林健鋒聯同譚耀宗,與建制派班長葉國謙商討如何拖延,林隨即要求休會,遭主席否決後,葉國謙站立,示意全體離場,但兩人帶頭步出議事廳,卻沒有人殿後確保全部建制派議員離席。

曾表明缺席投票

消息人士透露,原來發叔與中聯辦的關係,已因鄉議局主席之位近乎破裂,故政改表決前,發叔早已向經民聯黨友婉拒出席投票,但經民聯請示中聯辦後,獲回覆必定要全體建制派議員出席,尤其發叔一票不僅代表他個人或經民聯,而是中聯辦張曉明在港統戰鄉議局的成績表。

結果黨友以經民聯榮辱作為哀求理由,發叔才勉為其難應承出席,原計劃甩轆事件發生當日下午現身。不過,正如早前流出的 WhatsApp私密對話顯示,建制派因錯估人民力量陳偉業放棄拉布,議員發言時間在當日中午十二時提早結束,官員隨即開始總結發言,離表決時間所剩無幾。

記者詳細翻看當日的立法會片段,加上消息人士拆解,還原甩轆真相。表決日約十二時,官員開始發言後,林健鋒立即衝出議事廳,致電通知發叔趕來立法會,由於當時建制派、政府以及中聯辦早已知道向泛民撬票失敗,政改方案篤定無法通過,據悉當時發叔仍有表達缺席意願,因他的一票根本不能左右大局,亦未必趕得及回來投票,但在林健鋒苦勸下,發叔仍勉為其難動身前往立法會。

劉皇發(紅圈)被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逼退後,幾近缺席所有公開場合,連中聯辦安撫建制派議員的「飲夜茶」活動都甩底,但週一卻跟一班老友在屯門時代廣場飯聚。

六月一日鄉議局換屆,穩坐主席之位三十五年的劉皇發,因健康問題將王位讓給兒子劉業強(發叔背後紅呔者),但消息人士透露,發叔健康無大問題,並一直希望連任,只是被中聯辦脅迫退選。

記者上週五向林健鋒求證發叔是否曾婉拒出席投票,林一概沒有回應,直至記者問他是否食了「死貓」,他才停下腳步,沉默幾秒後向記者說:「你休息吓啦。」

林健鋒聞「食死貓」停步

十二時二十七分,官員發言完畢,為時五分鐘的表決鐘響起,林健鋒立即衝出議事廳,致電確認發叔位置,得悉發叔沒可能在數分鐘內趕到,林折返議事廳後至少三次與民建聯譚耀宗及一眾經民聯黨友傾談,據悉當時有人提議不用等埋發叔,按原定計劃表決。由於大部分建制派議員均以為發叔連日抱恙缺席,故一直不知道要等埋發叔才可投票。

商討一輪後,有人表示必須緊跟中聯辦指示,意味一定要等埋發叔。大約十二時半,離表決只有兩分鐘,林健鋒、譚耀宗及身為建制派班長的葉國謙才開始商討拖延方法,傾談一會後,林健鋒隨即舉手,向主席曾鈺成表示有事需要商量並提出休會,遭對方拒絕後,葉國謙隨即決定離場自製法定人數不足拖延,可惜做慣「大佬」的林健鋒及葉國謙選擇帶頭,卻沒有人殿後,會議廳留下幾位建制派成員,釀成政改遭大比數否決,最笑話的是,大部分人出事後仍懵然不知為何要等埋發叔。

記者上週五到立法會向林健鋒查詢,發叔曾否表示缺席投票,中聯辦又曾否要求一票都不能少,林健鋒不斷左閃右避,但當記者問到「覺唔覺得(自己)好似食咗死貓咁?」,林健鋒終願停步,轉身望向記者,欲言又止,沉默數秒後向記者說:「你休息吓啦。」黨友石禮謙此時搭嘴:「發叔?發叔已經嚟咗啦嗰日,係咪?」兩人其後步出電梯離開。

發叔兒子接任鄉議局主席後,該局最近發出的慶回歸酒會請柬,張學明突然升呢為「首副主席」(下),另一張今年初發出的團拜請柬(上)則未見相關職銜。

中聯辦與發叔鬥氣,終釀成政改甩轆,其後的 WhatsApp洩密風波更是始料不及,建制派內人心惶惶,張曉明隨即作出安撫。

張學明升呢奪權

中聯辦有意透過張學明(右三)的新社聯制衡鄉議局,特區政府亦配合行事,去年政改三人組在新界區舉行政改諮詢會,便由新社聯及民建聯參與合辦。

據了解,發叔之所以動真氣與張曉明反枱,全因新界王一直部署冧莊,多做一屆鄉議局主席,為兒子接棒盡量掃平障礙。翻查資料,五月中旬鄉議局舉行換屆前最後一次會議,當時發叔被問及會否連任主席,他仍以「慎重、積極考慮」作回應。「佢次次臨換屆都講到似退非退,結果次次都係引蛇出洞,棒打出頭鳥,根本係人都知佢想冧莊。」有鄉議局成員說。

但臨換屆之前一星期,張曉明及身為民建聯黨員的副主席張學明,聯手向劉皇發逼宮,甚至以中共高層之名施壓,斷然要求劉皇發退下王位,據聞兩人更曾因此發生爭吵。發叔無奈下被迫接受以健康理由作下台階,並由兒子接任主席。發叔有氣難下,連日來與中聯辦張曉明割席明志。「成個建制派以鄉議局最唔聽話,中聯辦一早就想借張學明控制鄉議局,張曉明仲以為今次冒住反枱危機得米,點知搞出個大頭佛。」

事實上,中聯辦欲借張學明的新界社團聯會控制鄉議局已是公開的秘密,新社聯亦因此被稱為民建聯 B隊。發叔為保原居民利益,一直靠林偉強連任副主席抗衡。但自發叔交棒兒子劉業強,張學明的野心頓即表露無遺,有鄉議局成員向記者展示一張六月三十日舉行的鄉議局慶回歸酒會請柬,除了主席名字換上了劉業強外,張學明突然升呢變成了「首副主席」,有鄉紳形容數十年來從未見過官方請柬有如此格式。「鄉佬最講輩分,計資歷當然係做咗副主席廿年嘅林偉強排先,但係人都知張學明要騎住人,只係寫到明真係非常罕見。」據悉,張學明近期已不斷強調其首副主席職銜,並有意循鄉議局功能界別出任下屆立法會議員,取代劉皇發。

本刊先後致電及 WhatsApp張學明,但截稿前未獲回覆。

新社聯滲透添新仇

鄉議局經常策動鄉民以激烈手段反對不利原居民政策,包括四年前逾千人集會,焚燒時任發展局長林鄭月娥的紙紮公仔及「林門鄭氏」的紙棺材。

鄉議局明年慶祝九十周年紀念,但多年來從未被完全收編,自中聯辦有意透過新界社團聯會滲透鄉議局,新界勢力平衡便產生微妙變化,由兩團體近年訪京次數及會見京官的級數可見一斑。

資料顯示,鄉議局對上一次訪京,已經是○八年七月的事,並只獲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劉延東接見,當時陪同發叔訪京的,正是時任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此後屢傳發叔有意組團訪京,但最終無法成行。

相反,張學明的新社聯今年四月剛剛訪京,並獲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和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接見,對上一次訪京則是一二年,兩次訪京均由時任民建聯主席的譚耀宗和李慧琼陪同,新社聯是民建聯 B隊可謂呼之欲出。

劉業強絕地反擊

新社聯和鄉議局另一大嫌隙,是每次選舉均會明爭暗鬥,其中最激的一次要數一二年立法會新界西選舉,當時新社聯梁志祥曾到廉政公署舉報賄選,形容「各級人士明碼實價,有買有賣,視法治如無物」,及後獲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力撐的新界西參選人、城鄉居民共和協會會長陳強,不單在選舉中落敗,他及妻子等約二十名人士曾被廉署邀請助查,部分鄉事派中人覺得新社聯篤背脊欺人太甚。

有鄉事更曾炮轟張學明是「鄉議局吳三桂」,不但在立法會選舉公然幫助民建聯團隊拉票,去年反佔中大聯盟在鄉議局大樓舉行誓師大會,一班鄉議局元老竟淪為民建聯「布景板」,「如果唔係有阿爺撐佢(張學明),佢根本好難喺鄉議局企得住。」

面對張曉明及張學明夾擊,發叔除了擺姿態死撐,其兒子劉業強及一眾直屬鄉頭亦絕地反擊。劉業強在上任後首次執委會會議,迅即通過臨時動議,籲請劉皇發繼續擔任立法會議員,會上又有執委乘機推舉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參加湯家驊辭職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擺明無視阿爺按兵不動的指令。有鄉紳甚至話中有話,要求張學明動用民建聯力量為鄉事派「抬轎」助選,兩派暗自較勁。

發叔抗衡「雙張」夾擊

鄉議局由二十七鄉組成,新界王劉皇發一直得到大部分鄉委會主席支持,反觀中聯辦培植的新社聯張學明,公開支持的鄉頭寥寥可數。但有鄉事承認,遇到大是大非如反佔中等,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吹雞之下,廿七鄉仍是立刻歸邊表態支持。

建制派內訌未息

政改甩轆經過兩星期發酵,其後變成建制派洩密風波,本週一再進一步演變至曾鈺成的竊聽風雲,劇情峰迴路轉。(羅國輝攝)

政改甩轆本身已極其震撼,誰知其後流出的建制派 WhatsApp醜聞更爆,有人藉此破壞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公正、中立形象。《 am730》本週一報導,曾鈺成一二年表態考慮參選特首期間,其立法會主席辦公室懷疑被裝竊聽器,寓所外也有形跡可疑者進行監視。適逢近日政界盛傳他可能接替梁振英出任兩年特首,不少人懷疑兩宗事件是針對政敵所為,建制派的暗箭滿天飛。

曾鈺成本週一公開證實有關說法,當時其助理曾在市面購買防竊聽裝置,發現呈「陽性」反應,但最後無法找到竊聽器,故沒法報警。他同時透露當年曾有人告知他在西貢帝琴灣寓所外,發現可疑車輛長期停泊。但他不敢說當時的竊聽和監視疑雲與一二年考慮參選特首有關,亦不覺得 WhatsApp洩密和下屆特首選舉有關。部分議員週一已向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反映,要求加強立法會的保密功能。

鄉紳自稱真正本土派

新界王劉皇發(前左四)縱橫政壇數十年,無論是港英或特區政府,均要倚仗他的政治手腕,擺平新界原居民利益,圖為七十年代前民政署署長黎敦義(前左三)到訪屯門鄉委會。

本土派近年成為潮語,成立近九十年的鄉議局卻一直以本土派老祖宗自居。無論是港英政府或特區政府,也要忌憚鄉議局三分。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分析,不同年代的政府也要依靠鄉議局擺平新界各方利益,以五、六十年代為例,港英政府為發展新界,便靠鄉議局「搞掂」相關土地矛盾。鄉紳本身的議價能力,在於他們掌握土地的擁有及管理權,「好似僭建咁,林鄭(月娥)講到好勁,班鄉紳出聲,佢就無聲出,睇到佢哋有 bargaining power喺度。政府管理新界,又有好多嘢仲要依靠佢哋,(選舉)票源,又要搵鄉議局。」

惟新界鄉頭眾多,利益網絡複雜,馬嶽認為鄉議局近三十年之所以成功發揮協調角色,全賴劉皇發的政治手腕,如今改由其子繼任,鄉議局角色會否隨着劉皇發退下來而逐漸淡化,甚至被新界社團聯會取代,他相信言之尚早,「入到村全部都係講人際關係,唔係純粹阿爺出馬,邊個出馬就拉得到。依家好似睇緊黑社會電影咁,你搵個仔坐上去,其他堂口唔一定要俾面。」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