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5日 星期三

【蘭桂坊瀕死】禁酒令致命一撃 9間知名夜場全休業 改網上直播打碟 #蘭桂坊

特首林鄭月娥自詡迅速應對武漢肺炎疫情變化,惟一直施政混亂,令蘭桂坊率先成為疫情散播的代罪羔羊。上周衞生防護中心公佈,多宗確診個案到過蘭桂坊及蘇豪區消遣 ...






特首林鄭月娥自詡迅速應對武漢肺炎疫情變化,惟一直施政混亂,令蘭桂坊率先成為疫情散播的代罪羔羊。上周衞生防護中心公佈,多宗確診個案到過蘭桂坊及蘇豪區消遣後,《蘋果》自周五連續5晚在蘭桂坊直撃,見證昔日的不夜天變成酒客禁地。上周末,9間知名夜場中4間停業;周一政府放風實施禁酒令後,餘下5間決定臨時休業。當晚9時,蘭桂坊出奇地陷入寂然無聲,有休業夜場決定改為網上直播打碟維持人氣。酒吧老闆明言反對禁酒令,斥修例等同要全港酒吧「執笠」,「唔賣得酒,咁佢(客人)剩係嚟飲可口可樂呀?」有逾百商戶會員的蘭桂坊協會指酒吧非感染源頭,措施對業界不公,促政府撤回禁酒令。

記者:盧藹雯 龔蕙芝 趙媛媛 攝影:周子惇 江子堯

「唔係剩係我哋,我諗蘭桂坊成條街,一個月內執多10間。」在蘭桂坊雲咸街經營餐廳酒吧的老闆Ricky無奈說,如政府硬推禁酒令,一定引發結業潮,「唔好講賺錢,都要交租㗎,啲員工都要養家食飯。」他指不少酒吧、夜場全靠賣酒盈利,「唔賣得酒,咁佢(客人)剩係嚟飲可口可樂呀?」

即使政府考慮補貼,他認為仍無法延緩結業潮,「8千幾間一齊申請,佢(政府)都有排處理啦,到時都執咗笠」他指中環租貴,白交租一至兩個月已可宣告「死亡」。過去兩月,其酒吧受疫情打擊,生意大跌8成,靠安排樂隊周末表演吸客,勉強維持生意。

惟上周三,衞生防護中心公佈確診個案資料,點名與蘭桂坊有關,Ricky批評有針對蘭桂坊之嫌,「可能佢(確診者)剩係去過其中一間,咁就牽連晒其他幾十間、一兩百間嘅酒吧。」質疑政府為何不同樣公佈確診者曾乘搭的交通工具和用膳餐廳。

與蘭桂坊有關的確診個案公佈後,該區人流即大跌7成,Ricky為趕及周五晚應接黃金時段生意,同日放棄午市,花費約4千元聘請清潔公司在店內全面消毒,惟至晚上,不論其酒吧或整個蘭桂坊都門可羅雀。

周一林鄭表示擬推禁酒令後,當晚蘭桂坊更見死寂,加入休業的餐廳、酒吧、夜場越來越多,人流最多的德己立街,沿路只見一間間貼出休業告示的酒吧,五光十色一時燈滅。仍營業的酒吧食肆,亦僅得一枱客人「包場」,場面淒然冷清。

9間知名夜場,上周末4間已停業,周一起另4間臨時休業,餘下1間決定周四起休業,當中5間更是無限期休業,其中1間改為網上直播打碟維持人氣(見表)。

《蘋果》於上周五至周日,由黃昏觀察至翌晨,當時只得數間酒吧及夜場暫時停業,德己立街、雲咸街一帶人流稀少,但仍響徹強勁音樂。晚上11時夜蒲黃金時間,不再見以往步履蹣跚、滿身酒氣的型男索女,只剩酒吧職員衝出撈客,但入場人數寥寥可數。

運氣好的酒吧,仍有外籍人士成群結隊幫襯,但大多數酒吧僅得2至4名顧客;少數仍開業的夜場,就算免男士入場費,亦不見人龍,舞池不再擠擁。不少路經港人均因「無人蘭桂坊」奇景拍照留念,甚至有人一邊以手機做直播,邊走邊說:「嘩!你睇吓,冇人嘅蘭桂坊呀!」

在蘭桂坊夜場工作20年的南亞裔人士Dave,拉緊口罩對記者說:「這是20年最差的時候,比起沙士還差。」以往周末入場人數可逾百人,但上周五僅得10數人,職員比客人還多。他十分擔心疫情,「只有白人不怕」,他指着不遠處一群正狂歡、沒戴口罩的外籍人士笑說。Dave不時整理口罩並全身噴灑消毒噴霧自保,數日後禁酒令消息傳出,他所屬夜店同日宣布無限期休業。

在蘭桂坊工作十多年的酒吧Euphoria經理Ludy,本周二受訪時店內外均無人,只有她站在吧枱前發呆。她稱現為生意最慘淡時期,自疫情爆發後,生意大跌近7成。職員會要求客人戴口罩才能內進,若出現咳嗽等病徵,便會請客人離開。對於政府擬推禁酒令,她無奈稱沒任何事情可做,只盼疫情盡快完結。

蘭桂坊協會總監張素媚指受疫情影響,業界面臨非常困難的經營環境,協會上月起不斷推優惠,例如買一送一、50元一杯雞尾酒等,「好明顯3月初生意係有好轉」。惟確診者曾到訪蘭桂坊的新聞公布後,翌日即有大量客人取消預約,再度重挫蘭桂坊商戶生意,尤以夜場影響最大。她認為消息令外間以為蘭桂坊是感染源頭,並不公平,「感染係不限場所,地鐵、食肆都有機會。」

至政府擬推禁酒令,更形同「打爛飯碗」。張補充,明白政府抗疫需制定政策,但業內從業員眾多,擬推禁酒令前,必須考慮補助業界,「希望三思,仔細研究先決定做唔做(禁酒令)。」她又指蘭桂坊早實施多項抗疫措施,如為客人量體溫、定期安排清潔公司消毒、保持枱椅距離等,故不應被誤解為集體感染場所。

「唔知政府係咪真係好憎我哋」,酒吧業協會副主席錢雋永怒稱,業內自武漢肺炎已做足防疫工作,惟酒吧生意仍最少下跌3至4成。上周政府公佈有確診者到蘭桂坊消遣,令外間誤以為酒吧為傳染場所,已打擊同業。禁酒令一出,業內極度愕然,「係好荒謬同唔公平、唔合邏輯。」

錢指:「之前有邊爐家族,又唔去禁食肆?成件事睇落去好似搵我哋開刀祭旗」,做法有欠公允,「我哋已經咁艱苦喇,你仲喺咁嘅疫情下,再踩多我哋一腳?」他指政府未有在源頭做好把關,卻將責任推卸到酒吧業,估計若強推禁酒令逾一個月,「成個蘭桂坊都執得㗎喇。」促政府與業界「有商有量」,若實行禁酒令,應仿效英國,為業界補貼租金及員工薪金。

蘭桂坊夜場休業情況:

無限期休業至另行通知:Levels、Bungalow、Dragon-i、VOLAR、Sound Department(周四起休業)

休業至4月2日:Zentral (停業期間,周末在facebook及Instagram直播)

休業至3月26日:The China Bar

逢周日至周四休業:Graffiti

休業中(未公佈確實日子):PLAY Club

資源來源:各夜場公告

-----------------------------

WhatsApp《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致電:63836568



以往人潮擠擁的蘭桂坊,因疫情及政府擬推禁酒令的雙重夾撃下,現時變得異常冷清。(周子惇攝)


有知名夜場貼出告示,只會於周五及周六營業。(周子惇攝)


酒吧INSOMNIA有樂手確診,本周二開始暫停營業。(周子惇攝)


昔日五光十色的蘭桂坊,在疫情影響加上擬推禁酒令下,大街的酒吧、食肆休業熄燈,氣氛淒冷。(周子惇攝)


蘭桂坊餐廳老闆Ricky指,一周內接連傳出兩個不利蘭桂坊的消息,嚴重打擊該區生意,相信未來會有酒吧相繼結業。(周子惇攝)


Milo(左)認為,政府硬推禁酒令以控疫情十分無稽,不能治本,「你話會唔會好影響到人出嚟,我又覺得未必會囉,但反而會直接影響到好多靠酒做生意嘅餐廳。」(周子惇攝)


Ivy指政府因不封關造成疫情散播,如今實施禁酒令已很無謂,除非強制關閉所有食肆,才能減低社區爆發。


外籍人士是冷清的蘭桂坊之中,唯一仍然把酒當歌的客人。(周子惇攝)


外籍人士無懼疫情,在酒吧內不戴口罩與友人近距離接觸。(江子堯攝)


餐廳梅蘭菊竹自疫情後,每日會要求員工全面清潔店內用品,減低感染風險。(周子惇攝)


政府吹風實施禁酒令後同晚,蘭桂坊大部份仍然營業的酒吧,生意慘淡。(周子惇攝)


在禁酒令消息公佈當日,在蘭桂坊消遣人士儼如包場。(周子惇攝)


蘭桂坊不少酒吧和夜場均要求為客人先量體溫,沒有發燒才可獲入場,以保障其他客人安全。(周子惇攝)


人流最多的蘭桂坊大街,遊人大減,上周末只剩酒吧職員在大街上主動出擊撈客。(周子惇攝)


醉漢倒地是蘭桂坊最常見的風景。(周子惇攝)


的士司機楊先生指,以往周末凌晨在蘭桂坊「客如輪轉」,由2時忙至7時,惟現時卻坐冷板,情況比沙士更差。(盧藹雯攝)


歐洲人David表示疫情下不會忌諱外出,但會勤洗手及戴口罩保障自身不受感染。(江子堯攝)


蘭桂坊協會總監張素媚稱,業界在疫情下,已面對困難經營狀況,若政府無可避免要推行禁酒令,必須考慮為受影響商戶提供補貼。(周子惇攝)


知名夜場Zentral在禁酒令新聞當日,網上出公告指將暫時休業至4月2日,本周末將改為網上直播。(網上圖片)


蘭桂坊酒吧經理Ludy表示,疫情爆發後生意下跌7成,一旦禁酒令實施,不知可以做什麼挽回生意,只能被動地等待疫情過去。(周子惇攝)


香港酒吧業協會副主席錢雋永批評,政府推禁酒令猶如將疫情散播的責任推給酒吧業,有欠公允,「我哋已經咁艱苦喇,你仲喺咁嘅疫情下,再踩多我哋一腳?」(周子惇攝)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