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0] 放蛇直擊 中央抹黑升級 勝和派錢扮佔鐘 M1,




老臨兵團平均每隔一個小時,便召集收錢佔鐘者影相(左一為拍照者),向中央交差,但大部分人都不願抬頭,有的索性擰轉臉,但都收貨。

封面故事

放蛇直擊 中央抹黑升級 勝和派錢扮佔鐘

佔領運動持續兩個月,由學生主導、書卷氣藝術味濃厚的金鐘主場,近日變成一班江湖人物活躍地。他們承接之前在旺角的手法,分別以佔中和反佔中角色滲透佔領區搞事。如今來到金鐘亦先在心口掛上黃絲帶,再霸位擺帳篷,其後派錢安插人頭,自編自導自演一場「佔領」好戲,響應中央號召「以黑抹黑」,一步步將金鐘變成旺角翻版亂局,再部署清場。

本刊放蛇直擊,勝和勢力如何透過臨時演員圈子,以日薪五百元派錢搵人扮佔領者,然後在金鐘佔領區內公然賭錢索 K,再定時定候拍照向中央交差。在場指指點點兼派錢的油麻地勝和細強更加話:「我哋喺度做無間道。」

黑幫不論以佔中還是反佔中角色出現,目的只有一個,在佔領區製造亂象,增加政府清場藉口。

一班失控青年,上週三凌晨,突然發狂撞爛立法會玻璃,親北京陣營即打蛇隨棍口誅筆伐,統一口徑抹黑兩個月以來一直和平進行的佔領運動。三天後,又有報章稱,壹傳媒主席黎智英,和一名老牌幫派和合圖的叔父刀疤剛稔熟,兩人不時在金鐘佔領區「密斟」,並指控黎出錢請黑社會參與佔中。

黎智英向本刊稱,並不認識刀疤剛,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只知他支持佔領運動,經常會來金鐘佔領區,「佢(刀疤剛)當時坐喺度,而且佢跟單仲偕相熟,又跟民主黨相熟,當然有傾偈。」他又說大家只是閒話家常,刀疤剛並沒有如報章所講,向黎說「很難請人」。而上次黎被擲動物內臟,是刀疤剛陪他離去,「可能佢出於好心,知道我遇襲,多個人陪我出去坐車,只係咁。」

黎表示,不會介意刀疤剛是什麼背景,以後再碰面,也會跟他聊天,因他覺得刀疤剛是想協助佔領行動,不是來搞破壞。而身兼東區區議員的民主黨單仲偕表示,原名李繼剛的刀疤剛是東區居民,曾向他投訴屋邨管理問題,因而認識。而雨傘運動開始後,刀疤剛幾乎每天都去金鐘佔領區幫手,「我無介紹佢俾肥佬黎認識,但肥佬每天都坐喺度,阿剛又日日嚟,因而大家就認識。」

扮佔鐘「老臨兵團」在金鐘佔領區的兩個帳蓬(紅圈),在紅十字會對出、干諾道中行車天橋。一班古惑仔老臨,在附近行行企企食煙吹水,大聲爆粗。

負責請人扮佔鐘的勝和頭目,在營帳內食煙、鋤弟賭錢。

日薪五百扮佔鐘

本週一,官媒《文匯報》再接棒發功,頭版報導《黑青受薪任「佔鐘」糾察》,指除了旺角,金鐘佔領區如今也有一批具黑社會背景人士活躍,在物資站擔任糾察,刊出了多名金毛站在帳篷前拍的照片,又指這些「無業青年」每日可得五百至一千元報酬。

金鐘近日的確有不少古惑仔出沒。演藝界中人透露,有勢力的臨時演員公司,在佔中期間隨時候命遵從北京柯打。上週三,記者便收到來自老臨界消息,指要在金鐘出動,請人扮佔鐘。本刊聯絡到蛇頭 Kelvin,他先問記者歲數,再要求傳相及留名。隔了兩日他確定週五有工開,下午四時至晚上八時半、酬勞五百元,工作是「俾人影相,坐喺帳篷,你吹水好,玩又好,飲吓食吓嘢去吓廁所,就係咁簡單。」之後相約下午三時半,先在港鐵金鐘站內集合。

Kelvin準時現身,他把記者帶到一個角落位,要求先交五十元介紹費,並鬼鬼祟祟說:「唔好咁揚被人見到。」收完錢他走到海富中心外,邊食煙邊打開銀包話:「我嚟咗幾日啦,賺咗三千蚊,幾好賺無咩嘢做,行行企企等影相,影我哋,唔使舉咩橫額,係咪好易賺。」

晚上七時臨近收工,勝和細強(左)偷偷將數張銀紙,塞給蛇頭 Kelvin(右),準備分發。

蛇頭 Kelvin在金鐘港鐵站內,鬼祟向扮佔鐘者,每人派五百元。

落選港男當蛇頭

全程戴帽的 Kelvin自稱是老臨,更展示他昔日拍戲時的照片,網上人肉搜尋發現,他原來是○九年的落選香港先生、一一年落選亞洲先生冼國富,曾被娛記改花名「 Rock版周永恒」及「蛋卷王子」。

下午四時, Kelvin帶領三名「打工男」,到達紅十字會對出干諾道中行車天橋的佔領區,亦即今次行動的基地——兩個分別是藍色和綠色的帳篷,內有軟墊、枕頭及被鋪,也有幾箱樽裝水,他說:「坐啦,你鍾意瞓都得。」數分鐘後,另一名女蛇頭帶着另一批人來到,打工仔總共約廿人,個個貌似廿歲出頭,大部分是男丁只有三個少女。「打工男」多是古惑仔扮相,金毛紅毛綠毛乜都有,大多煙不離手。

正式開工,這份時薪高達一百一十元的扮嘢工,大部分時間就坐在路邊做乜都得,你有你打機、我有我瞓覺,或者在帳篷附近行行企企,其間可自由去廁所及用手機,但經常聽到有人大聲爆粗、或「咔吐」隨地放飛劍,途人行過都忍不住眼望望。帳篷內更有人匿埋「索 K」,染了紅髮的古惑仔爆料:「佢哋一索完就去廁所,嗰啲索 K用嘅廿蚊紙仲喺度呀。」

Kelvin及女蛇頭兩人,會定時向一名穿白衫黑外套的大肚腩中年男子「陳生」報告,他自稱阿強。阿強和三個蛇頭多躲在帳篷內賭十三張或鋤弟,有輸了錢的出來話:「真係唔好同班𡃁仔賭,輸死你。」只要一有電話打來,阿強就會急急腳走出帳篷,遠離人群密斟。

「我哋喺度做無間道」

重頭戲只有一個:平均每隔一小時,影一輪相,每次皆以佔領區不同背景影五、六張。「打工仔」必須以真身示人,不能戴口罩。影第一幅相時,大部分人都不願抬頭,有的索性擰轉臉,阿強於是話:「唔使驚,抬高少少個頭啦。」即使個個側面或變低頭族,最後都收貨。阿強用的是三星手機,每次拍完後,都用 WeChat傳出。

首日放工前夕,阿強大派定心丸:「啲相俾老細睇,唔係俾差佬睇,有咩事我一定保到你……我唔係叫你去衝嗰啲呀,驚乜×嘢,我成日都返大陸啦。」說罷將當日出糧的數張金牛交給 Kelvin,更細細聲說:「被人影到相唔得呀。」更額外醒多二百元予 Kelvin,帶三個「打工仔」食晚飯, Kelvin就在大家樂,偷偷摸摸伸手到枱底向每人派五百元。

翌日週六再有工開,再到同一位置打躉。阿強依舊在場,他一見「打工仔」來到即輕鬆表示:「唔×使驚,我哋唔係俾相差佬,唔使怕俾人拉,如果你俾人拉咗,你同蛇頭講再搵我,一定無事出番來,我哋喺度做無間道嘛。」

古惑仔在金鐘佔領區行行企企,圖中的叉腰男(勝和細強的兄弟),兩週前不斷周圍巡。上週記者放蛇目擊,他有份落場扮佔鐘。

白頭佬(左)戴上黃絲帶在金鐘,連日來與勝和頭目密斟,他亦有一名平頭裝男子(右)傍住,兩人有傾有講。

「好多中聯辦人睇住」

扮佔鐘者開工時,細強(左)和他的兄弟,返到地頭佐敦一間麻雀館。

第二天,十多名「打工仔」大多是原班人馬,只有五張新面孔,工作都是無無聊聊等影相。跟首日開工不同的,是這天影相的背景除了基地,還有佔領區的核心——大台。

下午五時,阿強帶隊走上佔領區行車天橋、近解放軍總部外影相,輕鬆地說:「大陸好多無間道喺度……初初反對佔中,去銅鑼灣橋底嗰度,有好多中聯辦人喺上面睇住,影咗相,佢哋見到 OK我哋咪散 band囉。」有人問,每隔一小時影一轉相是否足夠時,阿強回應:「夠啦,影相係話俾佢(老闆)聽,我哋真係用咁多人,同佢做緊嘢嘛,佢出糧俾我,我再出糧俾你,唔通我自己出糧俾你咩。」

阿強言談間透露,「大老細」會來巡視。至近傍晚六時,一名戴有黃絲帶頸繩、頸掛相機、身材瘦削的白頭佬來到,與阿強密斟。在數米之遙的橋底下,另有一名兩鬢斑白的平頭裝男子𥄫實。 Kelvin指,白頭佬是大老闆,但姓甚名誰不清楚。白頭佬跟阿強交帶幾句後,便跟平頭裝有講有笑離開佔領區。

白頭佬出入所坐的過百萬寶馬七系,車主叫楊偉新,報稱住大潭,歷年有多次物業買賣記錄,戰績最彪炳的,是一○年出售在○五年購入的貝沙灣單位,獲利二千萬元。另外,他亦活躍大坑區,由九十年代起有多宗物業交易。

「兩個營係共產黨嘅」

第二日開工總共拍了約六輪相,晚上七時多,阿強在營內分出數張金牛,放工後 Kelvin就帶記者到金鐘廊的後樓梯,再次現兜兜每人派五百元後散去,沒有再加料送晚飯。

到了週日即第三天,打工時間由下午四時至九時,共拍照六輪。等候拍照期間, Kelvin突然指向某個帳幕說:「呢頭都好幾檔收錢,呢檔個肥仔都收成千蚊日。」之後又爆料:「陳生(阿強)話,尋日有國安嚟睇。」紅髮古惑仔亦話:「尋日托水嗰陣我咪講過囉,老細話,我哋呢兩個營係共產黨嘅。」

下午五時,白頭佬和平頭裝再次出現於基地附近,向阿強交帶幾句後散去。之後黃昏六時「打工仔」仍未收工,阿強卻帶着一班兄弟去了佐敦吳松街的人人麻雀館,至晚上九時才回到佔領區。第三日派錢則於港鐵站內。

水房坐館子鳳(前)其中一名門生,上週在深圳被公安拘捕。

和勝和現任坐館水房子騰(右一),手下被指參與佔中陣營。

黑幫滲入佔領區

細強叫扮佔鐘者「唔使驚」,但當他被記者質問派錢造馬時,卻急忙拉起外套笠頭,露出大肚腩。

週一,阿強又率領一眾手下和「打工仔」,第四日在基地拍照,同時準備撐起一個新帳篷,記者上前表明身份,眾人立即鳥獸散。記者追上前質問阿強到金鐘的目的,他先大聲說:「係嚟支持嘅。」當問他是否有俾錢請人扮佔鐘,他立即口窒窒,細細聲道:「黐線,我哋咩俾錢呀。」並連環爆粗喝罵攝記:「喂!你唔好影我。」之後他用外套蒙面露出大肚腩非常狼狽,匆忙拾起地上的背囊行裝,急步向中環方向逃走。揭穿阿強真面目,記者亦已將過去三天放蛇採訪取得的現金及飯錢共三千二百元,全數捐出予慈善機構。

原來,阿強是江湖中人——他是油麻地勝和細強。而細強的大佬,是勝和何老大何強,屬幫中元老雞腳黑的下線,與曾經捲入 689江湖飯局的上海仔屬友好關係。上海仔一幫早前在旺角佔領區,以反佔中人士身份替北京出心出力,如今變陣成「撐佔中」者在金鐘插旗,似有「重要任務」在身。

旨在醜化佔領區

佔旺開始時,古惑仔已經擔當不同角色,綁上黃絲帶扮撐學生,混入集會人士中,當中甚至有南亞裔人士。

勝和滲入金鐘佔領區,江湖中人表示早已是意料中事。其實自佔領運動開始前,黑幫一直高調參與,除了動用道友包圍學聯辦事處樓下外,在旺角區,黑幫更一直以各種角色滲入,他們可以是藍絲帶支持者,也可以是扮圍觀者,甚至幾十人同一時間綁上黃絲帶出現,在場聲稱自己是撐學生,撐運動的支持者。

這種黑幫參與模式,成功醜化旺角佔領區,也讓更多市民支持清場。當中多支來旺角搞事的古惑仔隊伍中,同樣一直以勝和為主力,以致在這場運動中,勝和大出風頭,被江湖喻為阿爺御用維穩兵團。

江湖中人權叔透露,其實佔旺開始時,已突然來了一班金毛紋身大漢,以貨車作路障,聲稱保護學生,其實他們都是黑道中人,但由於基層工作者多有黑幫背景,加上英雄莫問出處,所以一直不為人留意。

但上月三號晚,多班手綁黃絲帶的古惑仔衝到旺角,表面是高叫撐佔中,但實情一落場亂打人,製造了當晚旺角的大混亂。「成晚好多黑幫分子落來,有人打學生,也有人打藍絲帶支持者,好多參與嘅古惑仔都話打得好開心,根本唔知對方係咩立場。好明顯,黑社會早已混入兩邊陣營,就係要亂,黑社會兩邊都撐。」

官媒爆黑幫撐佔中

與此同時,《文匯報》及本地一些傳媒近日也高調配合宣稱,香港一名幕後金主出資三千萬,利誘本地多個黑幫參與佔領行動,負責運送物資和衝擊警方,企圖製造更大混亂,並列出各黑幫和不同「工種」價目表。

權叔透露,這份工作名單,也是勝和中人流出來,不知目的何在,但已弄到江湖中人互相猜測,是否黑幫也分為佔中和反佔中陣營。「古惑仔其實冇立場,大佬叫反就反,叫撐就撐,佢哋唔會知大佬到底擺咩棋,或是根本想製造混亂。」

就在江湖盛傳藍黃陣營都有黑社會時,公安上週表示,為了打擊一班與佔中行動有關的黑幫,粵港澳警方展開了名為「雷霆 14」的聯合行動。一連數天,內地公安在深圳、珠海和東莞等地,拘捕了一批為數幾十人的香港古惑仔。令人奇怪的是,被捕人士中,除了有聲稱支持佔領行動分子外,亦有聲稱反佔中的古惑仔,各自都說是上線給錢「做嘢」。

被捕者當中包括水房坐館三吋,另一坐館子鳳的門生,還有和勝和的少雄和大孖。另外,勝和現任坐館子騰,已被國安列為支持佔中人士,入境內地將會被捕。

上月三號晚上,子騰手下明仔(白衫)帶領一班古惑仔到旺角搞事打人,令旺角陷入亂局。

經香港警方投訴,一班被內地公安拘捕的香港黑幫分子,被扣留在羅湖看守所,以讓旺角順利清場。

中央對黑幫收放自如

有江湖中人透露,公安突採取行動拉人,主要原因是香港警方曾向大陸多番投訴,表示香港黑幫活躍於佔領區,當中更有人聲稱是幫中央做嘢。大陸為表明立場,也為了本星期二旺角清場前無古惑仔節外生枝,故這一星期來,一方面勸喻黑幫分子離開香港,特別是不要在旺角出現,另方面亦根據香港警方提交有份搞事的黑幫大佬名單,在大陸展開搜捕,以便旺角清場期間,旺角沒有古惑仔活動,當給足面香港警方。

據知被捕黑幫分子,都是短期扣押,或者日後審訊時在電視公開畫面,「古惑仔自己都唔知點解大佬叫佔中或反佔中,只會話跟指示佔中或反佔中,總之有人俾錢。」

權叔表示,中央這次漁翁撒網拉人,除了想將佔中和黑社會拉上關係外,更重要的是要營造一個形勢,無論是支持還是反佔中,兩方面都有黑社會參與,「明顯係想令市民覺得,無論支持或反對佔中陣營,都唔係好人,令市民對佔中更加反感。而公安這次兩邊都拉,亦是想做一台戲告訴港人,讓港人覺得阿爺已經做咗嘢,阿爺先處理到香港黑幫。」

成班勝和撐佔中

記者在旺角期間發現,勝和其中一坐館門生明仔,在佔旺開始時便帶領手下參與,除了聯同一班貌似古惑仔的貨車司機,在亞皆老街設路障,其後更率領一班同門兄弟到旺角搞事,毆打藍絲帶人士。他又公然向警方挑機,被反黑截查時,大聲說:「我一個鐘落嚟(旺角佔領區)一次。」權叔表示,好明顯這不是某個古惑仔的個人政治傾向,而是「收 order」的集體行動。

記者曾查閱明仔的 facebook,自九月尾警方發射催淚彈後,才開始發表了多條撐佔中的貼文,其中一篇貼文,疑是他在佔領區搞事後,與藍絲帶人士一同被捕,因待遇不同,因而寸爆警方,他這樣說:「我真係唔明,同一樣情況俾人拉同一樣嘅罪行同一樣嘅警署,只係一面話自己幫學生佔中嘅,另一面話反佔中嘅,反佔中藍絲帶就一百蚊擔保,佔中嘅黃絲帶居然要一千蚊,個問題究竟出咗喺邊呢?」

而明仔的街坊稱,有人染上不良嗜好,並經常自稱是黑社會大佬蝦蝦霸霸,一點也不像是關心社會運動的人。記者其後聯絡上明仔,但他在電話中表示不會受訪,之後便急急掛線。

O記高調警告 14K

上星期二晚, 14K毅字堆話事人鬍鬚勇在尖沙咀香格里拉酒店舉行壽宴,正好讓警方有一個平台,向到賀的各社團大佬傳達訊息,因每年鬍鬚勇壽宴都是江湖盛事,是黑幫中人的焦點。

半百 O記和西九龍反黑探員,這晚高調在場把守,以防黑幫爆發衝突;另一主要目的,便是向各黑幫頭目收風。當晚 O記便邀請各頭目入房內,查詢黑幫在雨傘運動的傾向,例如是支持佔中還是反佔中。據知, O記當晚亦向鬍鬚勇查詢 14K在雨傘運動的角色,亦告訴他轉告其兄弟,日後無論是黃絲帶或藍絲帶的活動,黑道中人通通不可參與。

利用黑幫在旺角先亂後清的模式,相信也會應用在金鐘佔領區,故此古惑仔雖在旺角絕跡,卻轉而在金鐘活躍起來,用的也是旺角同一招,以黑抹黑,讓佔領者自己百詞莫辯,同時令市民更支持清場。

鬍鬚勇壽宴當晚,大批 O記探員前來收風,並警告各社團不要再參與佔中運動。

鬍鬚勇壽宴是江湖盛事,連崩牙駒親弟尹國雄(左二),也專程從澳門來港祝賀。

明仔曾在 fb貼文,不滿黃絲帶人士被捕後,保釋條件和藍絲帶人士不同。

明仔結婚時,與一班貌似古惑仔的兄弟合照,排場有點似電影《功夫》中的斧頭幫。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