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太狠的手 [壹週刊 - 1449 - 專欄] __,M1,

情陷夜中環太狠的手擺明攞景,不寫不快。話說,喺好多年前,我曾經分過一次太狠的手。對方係咩人,好難三言兩語交代,但佢個名叫做Yoyo,冇錯,即係疊字啲f ...






情陷夜中環

太狠的手

擺明攞景,不寫不快。話說,喺好多年前,我曾經分過一次太狠的手。對方係咩人,好難三言兩語交代,但佢個名叫做 Yoyo,冇錯,即係疊字啲 friend。

你有冇聽過一個人叫 Bobo、 Coco或者 Momo,而佢哋係會有常識學識知識是但一樣?我冇聽過,除咗 Coco Chanel。

什麼時候你會分一次太狠的手?對方其實好冇見識,但佢又唔覺得自己好冇見識,仲要話其實你識嘅嘢唔夠大眾化先會覺得佢冇見識;又或者,其實佢好重疑心,但佢又話呢啲只係關心,而絕對唔係多心,總之就係佢冇問題,卻反而認為,你覺得佢有問題,其實係因為你有問題,而你嘅問題係,「你根本唔夠愛佢。」

長此下去,你終於忍無可忍,寧願搞基都唔想同佢浪費時間,於是便跟她狠狠的分一次手。狠的定義是,連一點舊都不念,一點情都不顧,一點餘地都不留,靜靜的在她耳邊說聲 you are really pathetic,然後冷冷的撇下她獨個兒在那條亞歷山大大廈的玻璃天橋放聲嚎哭,任由途人對他評頭品足。落到的士站,雖然天文台說當天的空氣污染水平屬於偏高,但你突然覺得那刻的空氣特別清新,因為那是久違了的自由空氣。

過了一個月, Yoyo短訊不斷,她說她會改;過了三個月, Yoyo喺面書 post嘢,用啲完全冇文法可言嘅英文話自己好傻好天真, I feel hard to believe I waste time on someone like him。點呀,你女人嚟㗎喎,點 feel hard呀,我見你啲外語講得咁靈光就真係 cannot feel hard喇。

然而,一年後, Yoyo竟然邀請我去她的生日會,仲要喺我未覆佢 message之前再加多句:唔使驚,我對你冇嘢㗎喇, we are still friend right?雖然英文仍然沒有進步,但心胸倒真是寬廣了不少;人哋講到咁,我又冇理由咁小家話唔得閒。起初我真係以為 we are still friend咁簡單,但佢話俾我聽佢個生日會係喺 Amber搞嘅時候,我就九成估到佢想點。

果然。「喂 Marcus,咁遲㗎,全世界等你呀,介紹你識先,我男朋友 Francoise。」又唔係我生日,全世界等緊我?明白,要等嘅,原來就係我同佢男朋友握手呢一幕。「你好 Marcus,聽講你都係做金融呢行。」其實我真係唔會形容自己係「金融呢行」,不過是但啦;佢言下之意,即係佢做金融啦。講真,我第一個反應係,捨得幫女朋友喺呢度搞生日會,應該真係唔小嘢,雖然佢個樣一啲都唔似。「 Francoise你好,你 exactly係做?」有啲人做大眾財務都話自己搞金融,所以我都係想搞清楚啫。

Francoise從褲袋裡拿出一張卡片,早有準備得太着痕跡。喂,係直接由褲袋攞出嚟喎,冇卡片套,冇卡片盒,仲要係一千零一張,唔係一疊咁攞出嚟,即係一早袋定啦。我看一看公司名字,再看看他的職銜,諗嚟諗去都唔明點解佢話自己做金融,明明就是一個跟金融風馬牛不相及的行業。

「你呢間公司係做邊類型嘅金融?」我實在忍不住問。 Francoise突然露出一個不尋常的笑容,說:「我幫『醫生』打工。」聽他這樣一說,真相大白,心裡非常後悔跟他握了這個手,因為我生平最討厭就是他這種人。那一個年頭,是細價股其中一個高峰期,甚至有人說半個中環都是由「醫管局」和「金管局」掌控的。這裡的醫管局和金管局所指的,就是曹醫生派系和另一金字頭集團。

中環不是一個黑暗的地方,但內裡窩藏了很多見不得光的人。他們遍布在不同的所謂商會甚至是慈善團體,例如由曹醫生擔任副主席的仁愛堂、東華三院、公益金、保良局,為的不是結識有錢人,而是巴結生意做得不錯卻又不懂量力而為的人。「生意幾好喎,有冇興趣搞上市?」我?邊得呀,盈利差好遠先夠資格喎。「得啦,我哋幫你搞掂。」你哋?「我哋有好多間公司,每間射幾張單俾你已經夠晒數啦。」之但係,聽講上市費用都要成千幾二千萬,我邊有咁多錢呀。「我哋幫你俾,上到市之後你用股份還又得,現金還亦冇問題。」咁如果上唔到市呢?上唔到市,所有錢當然要連本帶利還,還唔到食埋你間公司。老掉牙的上市黨玩法,如果《警訊》有得睇,可能有好多無辜嘅生意人唔使死。

除咗生意人,受害者當然仲有小股民。玩具大王話佢個女因為康健單嘢喊咗兩次,但冇解釋點解喊。有一對夫婦,儲咗十年錢,有幾十萬,全部買晒康健,今日血本無歸。這對夫婦求助無門,惟有寫信給康健主席,即是蔡小姐。信裡說,當初就是因為相信你們公司,今天什麼都沒有了。蔡小姐哭,想幫他們,但 commercially speaking,這隻同情之手一旦伸出去,後果可以很嚴重。

今年的生日, Yoyo選擇了一家尖沙咀的樓上日式放題,跟她那個在電腦城開鋪頭的新男朋友慶祝。從她的面書可見,滿桌都是食物,包括牛肉烏冬和金菇肥牛卷;雖然看不見當年 Amber的米芝蓮和牛,但她笑得比 Amber那一晚更燦爛。

如果身邊有朋友不是安分守己的話,你可以告訴他們,做人其實不用太複雜,只要你是那個世界的人,便做那個世界的事,開心便是自然而然的事。當下這刻,埋單計數,我們都寧願做 Yoyo,不當醫生。

葉朗程︰一個自稱 IFC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