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如果我是方展博 邵仲衡 [忽然1周 - 1031] 邵仲衡,MW,



單人訪

如果我是方展博 邵仲衡

八十後、九十後對邵仲衡大概一無所知,包括名字、樣貌、背景、情史等。

如果說起《大時代》中的丁孝蟹又如何?恍然大悟也。

多得大台重播《大時代》,正確點來說,多謝《大時代》。

訪問原先的拍攝場地,設定一幢唐樓天台。

這邊廂通知邵仲衡,那邊廂的他傳來短訊:「如果你不介意這是今個星期我第四次到天台拍攝的話,我們可以按照原定計劃拍攝。」

天台,無疑是最佳的拍攝場景,無論是丁家兄弟掟方家三兄妹落樓;還是最後丁蟹掟四個仔落街,都在天台發生。

逆向思維啟動。

一件事理所當然地發生時,試試用相反方向或不同角度思考。

最後選在一幢井形屋邨拍攝。

如果你演方展博,怎樣演?

邵仲衡說:「沒想過,當時只想做好自己角色。我一直希望能將新的事物帶進創作中,令創作 add value。」

停頓一會,再說:「九十年代,觀眾喜歡看『忠』角,不喜歡『奸』角。現在社會文化不同,觀眾一定跟以前的有不同感受,這是意料中事。」

大概他不想演方展博。

那麼劉青雲又如何?

「我對這個人沒甚興趣,對他真的沒 comment。」

這時的邵仲衡,很丁孝蟹。







冇料到?

過去十多日,邵仲衡已經做了十多個訪問,但其實他在今個星期,大概在第七或第八集才正式出場。

「這個星期你是第十二個訪問,昨晚是十一、昨天下午是第十,這十多天,真的很瘋狂。上星期尾上廣州宣傳電影《點對點》,即係阿邊個邊個說在屯門巴黎紐約上映那套呢。傻仔呀,亂噏廿四!回港的時候便開始『砰』一聲!嘩,電話響個不停,我不知道香港人原來這麼念舊!哈哈。

「這十多年都未見過香港有這個情況出現,一套舊到廿多年的劇,可以有這樣的效果。」

其實這都「歸功」於一台獨大,正正是「蜀中無大將」。現在要不關掉電視、扭開便轉去看收費電視。大台的劇集,在我的世界,幾乎消失天與地。其實在大台未重播《大時代》前,早些年我已上網重看了兩遍,更何況是在國內做了十多年生意,○八年定居北京、一三年才回歸香港的邵仲衡?

「在大陸沒娛樂,自然會看碟、看很多美劇,《 Spartacus》、《 House Of Cards》、《 Newsroom》、《 Walking Dead》等。並非懶有型的說沒看香港電視劇,的而且確有很多看不下去。這十多年來, on and off有看過幾套,《天與地》真的有追,買了整套碟來看;還有雯女套《金枝慾孽》,然後《心戰》,秋官陳豪那部。

「老實說,我是 TVB出來,知道他的底蘊。其實他有 resources(資源),絕對有本錢拍好嘢,問題是肯不肯,而且他們用舊思維創作、舊的管理方式,不行的」

電視台守舊,就連演員的演戲方式都得個「舊」字。曾經說過「視帝」黎耀祥、劉青雲演戲時只懂面容扭曲的邵仲衡覺得,這些並非演技。

「我覺得黎耀祥的『柴九』角色,是夾硬迫他上去做。『柴九』應該是黃德斌那種 style的人飾演,加上黎耀祥的表情仍然是面容勁扭曲那種,我覺得有點兒……但其實我對他沒有甚麼,之前也有一齊到馬來西亞工作。」

那麼剛拿得金像獎影帝的「方展博」劉青雲又如何?有否進步?

「我有看《竊聽風雲 3》,叫我說其實很不公平,因為我在新界石崗大,圍頭的事物我接觸很多,圍頭佬有很多細節,他未去到。」繼而他便從動作、說話、表情一一示範。「他只做到外形,做多點 research嘛!這麼好的角色、又有 budget去拍。我不會說他浪費了這個角色,如果是我,我會做多點 research囉,並非電個髮、戴副黑超就是,是很幼細的啊!」

敢講

邵仲衡說很樂意成為大家集體回憶的一部分。

其實他跟劉青雲很有「淵源」,除了合作拍攝《大時代》,有報道暗指邵仲衡被劉青雲撬牆腳,女主角是郭藹明。這天,邵仲衡澄清,他沒有跟郭藹明拍過拖。翻查資料,其實《大時代》前,邵仲衡同劉青雲一起拍過劇集《燃燒歲月》,當時邵仲衡的女友是劉美娟,而「撬女事件」是發生在拍攝《大時代》前。

上半場故事,讀者可能已經看過。就是邵仲衡跟一位男士拍劇,本來相處融洽,後來那位男士對他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原來他已追求邵仲衡女友一段時間,還在女方樓下等,最後得知她跟邵仲衡拍拖,便同事不再。

「後來,我已出來做生意。有一次我跟女朋友在尖沙嘴一間意大利餐廳撞到他跟一班電影人一起,我刻意大聲地說:『吖,嗰個係邊個呀?嗰條肥仔係邊個呀?』我就是不叫他的名字,整間餐廳都靜了,沒人出聲。跟他一起的電影人可能覺得當時我很 rude(粗暴)、沒禮貌,但他們不知道,就是身邊這位哥哥仔,他曾經在另一個時空、另一個場合對我講過同樣的說話。他身邊人不知道上一場戲是怎樣,其實這場戲我只是接着做吧。

「他曾經在片場寸過我,對着我女朋友說:『你仲同阿邊個拍拖呀?佢係邊個吖?乜水話?唔記得佢個名㖭!』好契弟!做這些乞人憎的事情!裝作不認識我。好簡單,你做初一、我才做十五而已。我不怕說出來,這都是多年前的事,現在大家都幾廿歲,當作茶餘飯後事。但不要提名,現在人家巴閉,他是上把嘛,乜哥乜哥呀,我是下把嘛。」

○○年,邵仲衡跟拍拖十年的劉美娟分手。

很多傳媒找邵仲衡做訪問,除了因為《大時代》熱,我更相信是因為他肯講敢說,作為記者立場,無任歡迎。就如上一段故事,很多人都不會說。所以我 buy曾江一句說話:「我並非亂說話,我只是說真話。」

「敢講是需要的!如果我跟你說『 do re mi fa星球火箭大炮』的話,你 feel到的啊,會覺得邵仲衡『超!帶我遊花園嘅!有講等如冇講!廢柴!嘥我時間!』這樣好?還是提起邵仲衡,『咦!敢言喎!肯講喎!』這樣好?至少我賺得你的尊重,當然我也有 censorship。」

對於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黃秋生的一段三分多鐘的講話,邵仲衡也看不過眼。

「秋生的一段是高水平講話。我覺得很好笑, camera man真的玩嘢,影着秋生,然後 pan落場。下面有些人拍爛手掌,有些人平時跟他稱兄道弟,但當時竟然避開目光或木無表情。人家說得這麼好,手掌都不拍一下,真的是……搵食生態就是如此。」

「我在國內生活了這麼久,跟國內人做了這麼多生意,接觸過很多共產黨,我知道上面的人的心理,只要做自己便可以。不需要這樣避開台上人的目光,你在 YouTube看看那片段,拍掌便拍掌囉!他們是怕死!怕被人『將軍』!說他們不愛國!其實多餘國內人比我們更清楚甚麼是愛國!不用做那些事情! Come on!他們 buy你,是因為你跟他們不同!當你跟他們一樣的時候,他們還需要 buy你嗎?

跟劉美娟九○年拍拖,○○年分手。

參加「超級新星大賽」入行,參賽者中(左三)邵仲衡最高大。

冇高潮

敢講,是因為沒包袱。

邵仲衡很小的時候,父母便分開,八歲時,母親再婚,父親消失了好長一段時間。中一至中三在柴灣張振興喇沙就讀,中三後到美國升讀 high school,後來回港到理工大學讀室內設計,理工畢業後做過幾年室內設計工作,然後再到美國柏克萊大學修讀政治策略。

「美國大學畢業後回港,跟了高文安年幾,之後入了一間跨國公司。後來朋友介紹拍廣告,跟我一起拍雀巢咖啡廣告而撻着的女朋友提議我選『超級新星』。那時很幼稚,見到『超級』兩個字便想挑戰一下,於是貪得意報名參加。」

八七年,邵仲衡參加「超級新星」;女朋友參加選美,邵仲衡奪得冠軍,女朋友因下巴問題而退選。二人雙雙入行,但過不了多久便分手。一貫的老套劇情,入了 TVB後便分手,原因?「被人飛是不需要理由。」

後來,大台安排他入讀第十四期藝員訓練班。出班後,當過兩、三部劇茄喱啡,便開始擔正。當時他一邊劇接劇、一邊在外搞室內設計、裝修生意,之後還開了車房,最後「冧廠」。後來監製李添勝一句:「其實我要你個畫面而已,唔要你做咁多嘢。」自尊心受創,演藝夢破碎,於是索性淡出,專心搞車房生意。越野車生意搞得有聲有色,之後轉戰北上,以中介人角色在內地搞方程式賽車。

「現在大陸生意全都放下,都交給人做,錢都不收啦。我經常說,有甚麼煩事不要煩我,有甚麼着數都不用預我。做悶了,不想再做。我太太做地產,是 working woman,兩個兒子六、七歲時便過了英國讀書,現在十多歲了,所以我也不用湊仔。」

之前拍劇一心幾用,他自言錯失很多機會,現在有機會的話想專心當演員。

「演戲上,都冇高潮過。有人找我拍,我會盡力做好,沒有找我也一樣開心。我可以做自己嘢,寫吓嘢、上 facebook、做 gym、周遊列國。錢,是很其次的其次,絕對不在考慮範圍之內。現在是我要真……做演員!」

當年邵仲衡高大靚仔,的確殺死不少少女。

入行前,邵仲衡跟邱淑貞一起合作拍攝雀巢咖啡廣告。

適度就好

邵仲衡說:「我好喜歡演戲,真的!」

承上文,他說錢並非考慮範圍。那麼對手?

他答得爽快:「甚麼人也可以。」

我問:「之前提到那位男士?」

他說了三遍:「 no comment。」

再說:「人家有自己的生活,我亦不想有任何高攀也好、低攀也罷,真的不需要。」

接着說:「都 open的,需要合作便合作囉,沒事呀。但沒有這樣需要,亦沒有任何渴望。」

當腦袋還在盤算着追問下去時,邵仲衡再彈出一句:「我渴望的,反而是跟會演戲的人合作。」

是我想多了?還是有潛台詞?

他繼續說:「譬如 Aaron(郭富城)。他唱歌,我真的覺得麻麻;跳舞,今時今日還像舞蹈藝員,他是 dancer出身嘛。對不起,我不是說他不好,亦並非說你們買飛看他演唱會是唔抵,係抵的,但他的戲真的愈來愈好。」

任何事情,適度就好。

完。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