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8年3月8日 星期四

堅拒還富於民,陳茂波派錢明益自己友 [壹週刊 - 1461] __,陳茂波,M1,

陳茂波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投入大筆公帑到創科發展,無視民間要求派錢聲音。壹號頭條堅拒還富於民,陳茂波派錢明益自己友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上週公布林鄭新班子 ...






陳茂波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投入大筆公帑到創科發展,無視民間要求派錢聲音。

壹號頭條

堅拒還富於民,陳茂波派錢明益自己友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上週公布林鄭新班子首份《財政預算案》,儘管政府繼續錄得巨額盈餘,庫房水浸不止,坊間要求還富於民聲音不絕,財爺仍然不為所動,只繼續退稅退差餉的恒常「派糖仔」外,低收入小市民着實受惠不多,基層市民怨聲載道,民調得分十一年來第二低。

然而,財爺孤寒小市民,對自己友卻相當闊佬,《預算案》將大額公帑投入創科發展,又以基建投資主導,容易變成利益輸送,對業界即時幫助非常有限;資助海洋公園金額相對只九牛一毛,但因管理層換成了「奶粉」,變成為自己友「填氹」的面子工程。

庫房大水浸,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卻在「理財新哲學」下,漠視基層訴求,及後數日他接受訪問,堅稱預算案秉持「應使得使」原則,反駁肥上瘦下的批評。多個政黨團體在剛過去的週日舉行示威,大叫口號「貧者愈貧、富者愈富;還富於富、不如還富於民」、「回水一萬、實行全民退休保障」,希望以民意壓倒政府。

然而,陳茂波對創科方面的投入卻非常慷慨,更是《預算案》的重頭戲,而當中有關河套區創科園的部分,更講明創科園規模甚大,「預計整個項目最終需要遠多於二百億元的資金。」似乎在暗示港深創科園將是政府未來重要的創科項目,並為日後項目超支,再到立法會「攤大手板攞錢」鋪路。

事實上,河套區港深創科園董事局成員之中,港方提名的四名成員,已有一半與地產商關係密切。查逸超是牙科專科醫生,現任科大校董會副主席,○八至一四年獲委任為科技園公司董事局成員。其二哥就是有「磅王」之稱的長和系主席李嘉誠外甥查毅超。

而另一名董事黃永灝,除身兼科技園公司董事外,同時是恒基地產( 12)建築部總經理,本身更是恒地旗下多家附屬公司董事,例如恒麗建築有限公司、恒順建築有限公司、恒達建築有限公司、置嘉建築有限公司等。他參與園區規劃、工程等重大決策時,難以完全撇清利益衝突質疑。

河套區大白象

雖然去年港深兩地拍板發展河套區創科園時,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表示,比科學園大四倍的河套區「完全不是」地產項目,但地產商早已對周邊土地虎視眈眈。本刊翻查有關地段分區規劃大綱圖,發現河套區周邊地段均屬私人土地,劃界非常零碎,抽查的部分土地由離岸公司持有。去年中有報章報導指,部分土地已轉售予包括新地、恒地、新世界及新田鄉事委員會前主席文富穩在內的發展商及鄉事派人士。早在二十年前已透過「艇仔公司」頻密收地的恒地,相信可同時藉新界東北發展區及河套區大賺一筆。

《預算案》創科部分的另一焦點,就是獲得撥款一百億元的科技園公司。其董事局主席兼行會成員羅范椒芬,為陳茂波拒絕派錢的決定護航,對未獲退稅年輕上班族更稱:「捱吓啦後生仔。」大講風涼話,沒有掩飾科技園公司獲百億撥款的喜悅之情。

去年十二月,有報導指羅范椒芬曾在八月到訪科學園「劉鳴煒復修醫學中心」,要求瑞典卡羅琳醫學院高層解釋研究進度,但中心高層不在港。羅范隨後更飛往斯德哥爾摩,要求會見院校總部管理層,惹來干預學術自由之嫌。

事實上,卡羅琳醫學院來港背後,亦牽涉利益輸送疑雲。該中心正參與兩個由創新及科技基金資助的研發項目,分別與港大及城大合作,共涉及公帑近一千二百萬元。而中心以富商劉鑾雄(大劉)長子、華人置業( 127)主席劉鳴煒命名,是因為捐款者正是劉本人。本刊三年前揭發,劉豪捐五千萬美元(約三億九千萬港元)予卡羅琳來港,開設以他命名的「劉鳴煒再生醫學中心」進行幹細胞研究,他更自爆這是時任特首梁振英促成。當時華置公關回覆指,梁振英曾經告知他,長子梁傳昕在卡羅琳進行研究工作。

另根據《預算案》創科局工作綱領,包括「繼續統籌在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工作」,按詳細撥款文件,政府新年度撥款給創新及科技局用作創新及科技的款項,高達三億一千萬元,較上年度暴增六倍有多。







科技園公司獲批一百億元,董事局羅范椒芬對青年人不獲受惠竟大講風涼話。(《蘋果日報》圖片)





政府計劃河套區將發展成創新及科技園區,地產商對周邊土地衍生龐大利益早已虎視眈眈。

創科無建樹

然而,特區政府在推動創新方面多年,從董建華時代科學園及數碼港漸變質成地產項目;及至曾蔭權年代錯失電動車及航拍機先機,到梁振英任內成立創新及科技局,除了出了一名自詡「我真係見過喬布斯」的局長楊偉雄,就幾近一事無成。

《預算案》另一個火頭,落到了資助海洋公園撥款上。陳茂波在《預算案》講辭中提到「未來數年會合共撥款三億一千萬元支持海洋公園發展教育旅遊項目」。及後陳茂波在立法會特別財委會會議上,回應議員毛孟靜提問時解畫,指資助海洋公園重點不是一萬張門票,又強調公園是「基建旅遊設施,我們是要提升它的服務與質量」,顯然與他先前所言「發展旅遊教育項目」有所矛盾。至於被問到三億一千萬「數從何來」,陳茂波只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會再作交代。

翻閱《預算案》詳細撥款文件,政府新一個年度撥予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工商及旅遊科,用作旅遊業發展款項達三億七千萬元,較今個財政年度大增六成。文件無直接交代撥款具體會如何運用,但提到局方在旅遊事務其中一個綱領:「支持海洋公園推動教育旅遊,以及推出全新立體投射水上光影表演。」亦會繼續協助園方落實水上樂園及酒店發展項目,意味將有相當撥款投放到海洋公園中。

根據海洋公園二○一六至一七年度的周年報告,公園全年收入為十六億一千九百多萬元,扣除經營成本等支出,錄得二億三千四百萬元虧損。《預算案》建議的三億一千萬元撥款,稍稍多過公園該年度虧損數字,金額雖不多但儼然成為「變相補貼」,亦是為「奶粉」佔主導的董事局核心「填氹」之面子工程。一旦公園未能「止血」,這項「變相補貼」為往後「恒常填氹」打開先例亦非不可能。







孔令成(中)及劉嗚煒(右)接任海洋公園正、副主席後,公園財務同時走下坡。(《蘋果日報》圖片)





《預算案》扶助弱勢 N無措施不足,近千名市民週日走上街頭,抗議分配不公。

補貼為止蝕

海洋公園自二○一五至一六年度開始由盈轉虧,園方在周年報告中表示,全年共接待六百萬名遊客,按年下跌百分之十八點八,內地訪港旅客數字減少,是入場人次減少的原因之一。在同一個年度本港一五年初曾發生連串本土派反水貨客的「光復行動」,以至一六年農曆大年初二旺角騷亂,固然影響內地自由行來港意慾,但公園管理層變動,正正亦是公園業績下滑的分水嶺。

一四年六月底突然不獲政府續任海洋公園前任主席盛智文,被視為帶領海洋公園起死回生,走出「沙士」困境的靈魂人物,業績甚至比勁敵香港迪士尼樂園更優勝。多年努力但政府不予續任,被傳與他一二年特首選舉中高調支持唐英年有關,當年盛智文曾坦言感到「有點生氣」。

盛智文「被離任」後,細看目前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名單,不難發現「奶粉」與「梁粉」身影。接替盛智文出任主席的孔令成是盤谷銀行資深副總裁、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成員。去年特首選戰,他出任林鄭競選辦副主任,亦是五百八十名提名奶媽的選委之一。而公園現任副主席就是「 Package好」的劉鳴煒,無獨有偶,他亦是林鄭競選辦成員,為她助選不遺餘力。







盛智文(中)成功將暮氣沉沉的海洋公園起死回生,他又愛扮鬼扮馬,親自宣傳特色活動。(《蘋果日報》圖片)





特區政府宣稱推動創新及科技產業多年,但一直無甚建樹。

變「奶粉」樂園

至於去年七一前夕,獲委任加入公園董事局的張瑞蓮,則可謂是「梁粉」中堅。她曾力撐梁振英參選特首,出任其競選辦高級經理(宣傳及社區聯絡);張同時為「梁粉」組織「齊心基金會」行政總裁,擔任旗下網媒《港人講地》總編輯,挺梁立場鮮明。

同時,與盛智文友好多年、一二年特首選舉力撐唐英年的林建岳,去年「轉軚」成為林鄭競選辦資深顧問,他旗下的麗新發展全資擁有的「財閣有限公司」,一三年以四十一億元奪得公園正門的海洋酒店項目發展權,當中補地價金額佔十六億元。海洋公園董事局在審標過程中,有三分一成員因涉及利益衝突而避席,除了盛智文外,亦包括劉鳴煒和時任副主席孔令成,足證他們關係密切。政府資助若能成功推動公園旅客數字回升,麗新以至林建岳都是潛在受益者。

撰文:忻肇康、鄭語霆、李俊杰

攝影:王 晴

資料:鄭 靜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