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7日 星期二

【三萬Thanks】劈炮警王喜:佔中時我係藍絲 #佔中 #王喜

市道疲弱,惟香檳的銷量一直高企。去年十一月將軍澳警民衝突間,科大生周梓樂墮斃,有警員高呼要「開香檳慶祝」;二月有警員確診武漢肺炎,並參加過「飯聚集團」 ...






市道疲弱,惟香檳的銷量一直高企。去年十一月將軍澳警民衝突間,科大生周梓樂墮斃,有警員高呼要「開香檳慶祝」;二月有警員確診武漢肺炎,並參加過「飯聚集團」,網上旋即被「三萬Thanks」洗版。

王喜也有開香檳的理由,「好似再紅多次囉。」拍攝期間,路過的市民人人高呼:「係忠勇毅呀!」那是新一季《頭條新聞》中的純情白衫警。你演的角色就是你,恍惚回到《烈火雄心》的年代,「點解大家睇到忠勇毅所影射嗰啲嘢會有共鳴,會有『你幫我出咗一口氣』嘅反應,因為過去嗰八個月流咗好多血、用六千具『冇可疑』屍體換來,成本好大。」「呢種受歡迎,真正係有血有肉,而我係唔想嘅。」

王喜不是扮警察,他做藝人之前本來就是香港皇家警察。八九年更在尖沙咀喜利大廈縱火案中衝入火場,勇救兩名同袍獲表揚。黑警死全家,他能慶賀嗎?「在高翔苑慘劇之前,我係講唔出。因為一人做事一人當,唔應該死全家。」「自從我講得出呢五 隻字,我就唔介意『三萬Thanks』。」

若當年沒有跳船,王喜就是三萬分之一。他今年五十三歲,很快便夠鐘咬糧,「呢份工你唔會做一世。難保件事丟淡之後,會搵人炒吓魷魚。點解佢哋冇諗過仲要喺七百萬人裏面生活?唔可以永世匿喺宿舍、俱樂部、同溫層裡面。你會有冇得撈嗰日,你點過日子?到時先懺悔:嗰陣我都唔想?發展到『三萬Thanks』後,係唔會有人信。」「我戥佢哋覺得傻豬囉。」

油塘高翔苑是紀律部隊宿舍,一月十三日早上有人拍到一名疑似已失去知覺的男子,擠過離地五呎的氣窗、從廿九樓墮樓身亡,現場沒有留下遺書。警方把案件列作「無可疑」。「有個朋友,佢直系家屬係警察,嗰日佢打來同我喊,去講呢五個字。佢都聲嘶力竭,我冇藉口唔講。」所以王喜在二月廿八日《頭條新聞》的「驚方訊息」解說:日日要判斷這麼多命案為「無可疑」,其實也很忙。「我係一個易地而處、好貼心嘅男人。」

可惜警方唔領情。「驚方訊息」每次出街後,都會收到投訴:「被列為沒有可疑的死亡案件,全是警方按照所需程序完成調查後,才界定為沒有可疑,但主持人的『嬉笑怒罵』演繹,只會令一般人認為警察不認真、工作不專業。」恰巧通訊事務管理局宣佈,免費電視台毋須播放港台的節目,意味著《頭條新聞》不會再在TVB播出。不想被人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拒絕別人。兩個舊東家好明顯不想再被「拒絕」。港台呢?王喜自編自演、冇酬勞,更試過以幾個口罩代替三百蚊的車馬費,他都甘之如貽,「唔蝕!大家喺街叫我忠勇毅,呢啲好貴㗎。要人鍾意你,用錢都買唔到。」

當初王喜不嗅皇氣,正因為「唔想乞憎人」:「食飯時間,經過食肆外的咪錶位,啲人就衝出來:死差佬抄牌呀。我乜都冇做過,我只係去簽簿。」「只要我著套制服行出街,就與天下為敵,那怕我立心係保障他人生命及財產。」「收工更加唔想俾人知我係差人,令大家唔想同我做朋友,對我有戒心。」

王喜想做一枝善良的槍,問題是,很多時他的確要無啦啦抄人牌,「例如有一條街仔,警署嘅老細特別開file,廿四小時都要告呢條街嘅違例泊車。原因並唔係呢條街特別繁忙,只係為咗一己私欲而落呢道命令。」「零晨三、四點都要去抄牌,我就好唔開心。易地而處,佢朝早八點攞車返工,見到俾人抄咗,我都於心不忍。我夠知租停車場就叫合法,但養車幾貴先得㗎。」

「如果冇告呢條街,就會被人省,我咪焗住要告。有啲人搏表現,每個鐘都告一轉,同一架車有三、四張票,可以告到升級嘅。」「 對佢嚟講,呢個係合法命令。我告得一張,相比攞五張票返去嗰啲同事,佢咪做嘢,我咪唔做嘢;佢好睇呢個阿Sir台戲,我唔睇囉。」「越做得耐,越知道你嘅工作同當日嘅誓辭有幾遠,你就會離開。只要你唔想做壞事,就唔會再做落去。」他終於在九二年離開警隊,轉投公仔箱。

警察入職的誓詞有以下幾句:「我會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嘅態度去執行職務,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安全。」武漢肺炎疫情嚴重,王喜招募柴可夫,接送老弱傷殘去覆診,「反應踴躍,但乎合條件嘅人唔多,首先你要係皇家香港警察嘅舊伙記—— 佢仲會履行誓詞的話。」

要搵「九七前入職的黃絲前警員」難度有幾高?「義載服務係有實質危險。佢哋覆完診,唔知帶住唔知咩菌回程,私家車嘅車廂咁狹窄,空調系統同一條管,後面抽出來,前面索晒,你驚唔驚?」「服務對象係社會上最脆弱嘅一群。我寧願戒心強啲、嚴格啲。最後責任喺我身上。」「如果佢做咗啲嘢令義務車隊蒙污,名譽都唔係重要。我最擔心係有人命、財物嘅損失。」難怪連同他自己,成員至今仍是三人行。「喺而家呢種氣氛下,佢揀咗另一邊,都應該唔會睬我啦。我只係擔心有任務在身嘅人。」

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而政見當然可以改變,「佔中時,我係一個藍絲。我住旺角,你知亞皆老街路口被佔領七十八日,原本可以直上三號幹線、去機場唔使半個鐘。嗰排要行呈祥道。」「我冇喺網上埋怨,亦冇讚同。同而家啲藍絲一樣,如果佔中爭取到成績,對我有利,我咪多謝、坐順風車;如果失敗,咪唔出聲,匿喺紅色經濟圈裡面,搵我嘅錢,同而家大家鄙視嘅人一樣。」

當時王喜經常返大陸唱夜場,合約一簽就是五十幾場,預支了七位數字的酬金,「多謝黃安,我被踢出紅色經濟圈。」一六年,他參與湖南衞視一個名為《了不起的挑戰》的真人show,與幾名大陸男藝人在消防局拍攝,消費一下他在大台建立的形象。「黃安當時搞完周子瑜,搞得好高興。」周子瑜在韓國綜藝節目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被黃安指為台獨,惹來萬千小粉紅圍攻,最後要拍片道歉。黃安翻查王喜的facebook,掘到他以前分享過一則新聞,「研究發現周恩來是同性戀」云云,「佢咪話我侮辱『人民永遠的總理』囉。」

且別深究搞gay有何可恥。結果是電視台和承包製作的韓國公司都好驚,剪走所有王喜的鏡頭,漏網的群戲則打厚格。「冇辦法,佢要確保自己要收到尾數。佢同我冇從屬關係,一個咁嘅artiste多一個唔多,唔啱咪用第二件囉。我對佢嚟講只係一件工具,點會深究係咪黃安唔啱?」「佢唯一做嘅,係將損失減到最低、安全度升到最高,所以咪做盡傷害我嘅嘢。」

節目被剪到支離破碎,拍攝過程卻充滿黑色幽默,「佢哋要多謝我呢單嘢啦。當日仲發生咗一件事,足以令節目出唔到街。」消防局必有瀡銅柱、上車換制服的情節,「其中一個男藝人,唔知體能唔好定係腿部肌肉唔夠強,落地時腳踭撞爆咗自己一粒睾丸。佢仲唔知有事,捱咗兩、三個鐘先去醫院。」勁過關公刮骨療毒。醫院建議摘除或由它「自然癒合」,但做手術必先付款,費用驚人。男藝人問劇組會否找數。糾纏一輪,最後不了了之。「即係高以翔咁。不過高以翔冇咗條命,佢冇咗粒睾丸。」「你咪睇到喺大陸做嘢幾得人驚。」

事後王喜主動退回仍未演出的酬金給夜場老闆,「我當呢個係朋友,諗住日後可以再合作。」對方收到錢後,便人間蒸發,「點解你唔用微信話俾我知 We're done?要block咗我?好傷心。」從此王喜告別袋住兩磚人仔、坐中港車上落解款的日子,「早離開紅色經濟圈,麻煩少咗,甚至危險都少咗。你越搵得多錢,人脈越盤根錯節,更難一刀切返香港。」「當你有一抽嘢𠹌住,就有好多顧慮。所以佔中時我係一條藍絲。」

民族主義者喜歡意淫自己的血統和身份。現實是無論韓國人、香港人或大陸人,面對同一套遊戲規則時表現雷同,「風平浪靜時,大家都唔係衰人。佢哋會用盡方法去吹捧你係國民artiste、國民老公,每個人都係最可愛的人,務求令件貨好賣啲。」「一有事發生,紅色經濟圈就嚟得好血肉、好赤裸。」「就算你今日被塑造成最可愛的人,都唔好信。」

客套說話別太認真,「飯聚集團」首腦知之甚深。在警隊高層與明星足球隊的飯局,鄧炳強話「睇成龍電影學做差人」、「睇曾志偉嘅《開心字典》所以口才了得」,本來幾位大哥哈哈哈便好,偏偏有人拍片公諸於世,「無疑呢個係私人聚會,咁樣流出,令公眾窺探到佢哋另一面。除咗驚奇,就係遺憾囉。」「久經訓練、身經百戰嘅人,竟然對一部擺喺心口嘅手機毫無警覺。唯一解釋,揸機嗰個係佢信任嘅人,先會講出嗰啲肺腑之言。」

網上福爾摩斯話掌鏡的正是朱經緯。佔中期間曾揮警棍肆意攻擊途人、被判監三個月,出獄後成功打入高層的社交圈,又一勵志故事,「呢個係反映懲教署確係有一手,真係令罪犯洗心革命。」「佢哋對朱前警員咁好,勾肩搭背,證明我哋對釋囚嘅信任,對佢哋融入生活有一份豁達。」「不過都唔好咁mean,從朱前警員嘅立場去睇,佢咁樣離開呢個組織,你叫佢去邊度搵朋友吖?」

高層飯局之外又有警黑飯局。這些事情,若在九七前發生,肇事者仲有冇運行?「呢個關乎佢哋嘅上級要唔要面,係咪一個decent嘅人。有啲嘢需要under table去做,老細係明白。擺咗上枱面就大家都唔好過。」「嗰時要面,因為ICAC成立,全港警察被特郝過一次。能夠走嘅走咗(轉行撈偏);留低嘅,係佢需要份工,多過份工需要佢。」「人工加咗,入職條件高咗。唔使嘥氣力逐檔去收水,懶得咪懶。慢慢培育咗八、九十年代要面嘅差人。做啲體面嘅嘢,就可以有無後顧之憂嘅生活,有能力喺九七前送仔女出國讀書。」

「咩人會勝任做警務?就係面面俱圓,權貴畀命令你,你會好順暢咁deliver出去;又會養寇自重;市民又會期望被壓迫時,會有差人調停。警務就是三大板塊之間嘅KY。」「如果你疾惡如仇,係咁喙住一個板塊,佢梗係同你死過,所以一定要掌握住呢啲動向。所以要有飯局。」「寧俾人知,莫俾人見。差人同權貴勾肩搭背唔好睇,因為要中立。正如照腸時啲KY流出咗嚟,都唔係幾好睇。」

王喜就是缺乏KY,所以在警隊做唔長,「我用我做藝人的方法,去過嗰種生活。就係收工之後,唔同同業結交,我想過正常人嘅生活。」但娛樂圈不是需要更多KY嗎?翻查王喜的舊聞,不外乎是與某君不和、擅改劇本等,唯一的緋聞對象是陳志雲,好悶,「你一定要投資私人時間,建立一啲私交,先會獲得更多。我明嘅,正如我而家想做導演,個個咪同我開番正價囉,唔會比我碌(人情)卡,因為冇卡可碌。」

撰文:蔡慧敏

攝影:胡智堅

協力:林志謙

攝錄:LL Production House

化妝、髮型:Momo Chow@嫁妝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