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我要做Slash】低四位數收入做自己 鄭丹瑞女:Daddy教嘅! __,鄭丹瑞,

「Iamincontrol!不是別人控制我的生活。」這正是出自鄭丹瑞么女,身為「slash族」的鄭珉(Amanda)之口,她在倫敦大學學院修讀考古學, ...


「I am in control!不是別人控制我的生活。」這正是出自鄭丹瑞么女,身為「slash族」的鄭珉(Amanda)之口,她在倫敦大學學院修讀考古學,畢業後卻選擇擔任旅遊節目製作助理,現為瑜伽導師/鋼管舞導師/製作人,以自身興趣主導未來的工作生涯規劃,即使起初屢屢碰壁,月入是低的四位數,她仍活得自在。

新世代的工作模式正在偷偷起革命,「斜槓」(slash)概念,源自2007年美國作者Marci Alboher暢銷書籍《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內容指愈來愈多人不再打死一份工,「slash族」會利用自身的專業和才能,同時經營多重身份,並用上標點符號「/」分隔職稱,例如插畫家/作家/瑜伽導師。

由考古到做slash 不再為公司賣命

這種完全顛覆傳統的工作模式,Amanda卻樂在其中。有如此的自由,離不開一個「非常」父親,當年鄭丹瑞(阿旦)一篇《搵食》潮文,成為一時佳話。正當每個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希望兒女成為律師﹑醫生﹑金融才俊等等,阿旦卻鼓勵Amanda讀喜愛的科目考古學,在「搵食」之餘,更要先餵飽靈魂。

現年25歲的Amanda,2015年考古學系碩士畢業後,卻選擇擔任旅遊節目製作助理,Amanda憶述,當時在製作公司薪金月入約一萬元,工時需長,但身為職場新鮮人,覺得甚麼都是好玩,當作是存工作經驗。可是工作一段時間後,她發現志不在媒體行業,也開始覺得在大公司工作,太有安全感,慢慢地沒有了危機意識「我還很年輕,可以接受uncertainty(不確定),這樣才可以逼使我成長。」

在工餘時間,她重拾對瑜伽的興趣,在友人的鼓勵下,2016年考獲瑜伽牌,為slash生涯取得入場劵。

對於全職工作,她也有另一番的體會。她無奈指,全職工作不知要等多久,才有機會等到升職加薪,沒有外拍的時候,常常困在辦公室裡,但是成為一個slash,可以把握每個時間,又可以在自己認為好的時機加價,不用等到天荒地老,才加得少少的薪水。「I am in control!不是別人控制我的生活。」

她不諱言指,若為公司賣命,倒不如將自己變成一間公司,不停地建立自己,好壊都是自己承受。

星二代賺錢很容易? 月入跌剩2000蚊

「我不會特意說,我是鄭丹瑞的女兒。」身為「星二代」的Amanda並沒有刻意利用父親的名氣,幫助瑜伽事業。剛開展slash生涯時,由原本每一萬元穩定的收入,急跌至二﹑三千元。如果踫上長假期,就不夠學生上課,收入突然變成完全零收入,Amanda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下哆嗦,直言「真的很怕!但是我不會用父母的錢,畢竟人大了,還是靠自己賺錢更快活。」靠着積蓄熬過十個月後,收入才逐漸提升,現時剛好夠生活。

阿旦接受訪問時,笑指「slash」即是秘撈﹑兼職,在以前經已很盛行,更自認是「slash始祖」。

他亦揭秘,指當年自己同時是麗的電視及邵氏電影全職編劇,更娓娓道出,如何秘撈而不失職,「早上九點就去清水灣邵氏電影,打卡上班,大概寫十場八場戲,十一點就飛車去廣播道麗的電視開電視劇會議,大約下午五點,再飛車回清水灣寫到七﹑八點收工。」

除此之外,晚上還會做各場大小節目的司儀﹑電台DJ,凌晨又會跑去漫畫社幫忙,一直工作到天明,他笑言「那時候很喜歡這些工作,也很享受,所以根本不累。」

阿旦自認slash始祖 不會留錢畀囡囡

有其父必有其女,阿旦亦為女兒成為slash護航,做全職也有裁員危機,只有做自己的老闆,才可以鞭策自己不斷成長,假如選擇天天享樂,沒收入就是「炒自己魷魚」,沒得怨天尤人。

有個「星爸」必定有父幹送大屋。阿旦卻斬釘截鐵指「她已經長大,思想也成熟,我不會走過去問她夠不夠錢花,更不會留下數千萬或是給她們一人一間屋,我的努力只是我們兩夫婦的成果,留在我們退休之用。」

記者︰吳美茸

攝影︰陳海威﹑方家遠

剪接︰周釨堅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https://hk.feature.appledaily.com/overseasproperty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