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出冊放暑假】囚友亦常人 黃浩銘:唔想老婆變高齡產婦 __,黃浩銘,黃浩,

黃浩銘口水多過茶。不怕牢獄之苦,最怕獨處監倉,「赤柱和石壁係單人倉。但我唔係全天候困喺倉、每日得一個鐘放風嗰啲,許仕仁、郭炳江就係。俾我一定頂唔順。」 ...




黃浩銘口水多過茶。 不怕牢獄之苦,最怕獨處監倉,「赤柱和石壁係單人倉。但我唔係全天候困喺倉、每日得一個鐘放風嗰啲,許仕仁、郭炳江就係。俾我一定頂唔順。」千億富豪是受保護動物,囚友沒機會搭訕,「我冇理由話:郭生,你攞番啲哋俾香港人起公屋好喎?費事啦,唔知搏乜。入到嚟大家著同一隻色。」



他平日可以連續嗌咪兩小時,在赤柱也不愁沒聽眾,「佢哋會問:阿銘,立法會是怎樣的?咩叫功能組別?點解話香港冇民主?其實好多香港人都唔明。」共產黨和林鄭月娥說戴耀廷是港獨,囚友不虞有詐,「有個本來支持民主、支持長毛的,佢都鬧戴耀廷,要我解釋。是吃力的,共產黨仲好輕鬆。佢鍊住晒各大傳媒,潑屎冇成本。」他兩度入獄,刑期早已超過三個月,未來五年不能參選,「而家周圍講港獨,反正都唔使選。有咩忌諱?唔通真係來拉我?成日怕痕、怕痛嗰啲,其實係驚觸碰到共產黨的底線,攪到冇得選。」



選舉事小,審訊卻打亂了黃浩銘的人生計劃。他原本今年底與拍拖十二年的女友拉埋天窗,但「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將於十一月開庭,刑期最高七年。若他不再幸再次入獄,女友的青春終將逝去,「我唔想拖太耐了。要生小朋友,佢變高齡產婦就唔係咁好。」「戴耀廷老婆叫我唔好生。我心諗,有冇攪錯?你想我冇得享受天倫之樂?唔得。」然而抗爭的成本有增無減,「咁咪帶小朋友來監獄見我囉。好多囚犯都有妻室。只要我接受、我伴侶接受,咁咪得囉。使乜對呢個世界咁悲觀?」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