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港女偏門工】19歲女愛做女僕服侍宅男 港女讀完設計賣性玩具(足本版) __,女僕,港女,

一些工作,有人會覺得不正經。但她們卻樂在其中,享受當中的一切.19歲的小明,在旺角的女僕Café做兼職女僕,已做了兩年多。明明是餐飲業,但又好像有點不 ...




一些工作,有人會覺得不正經。但她們卻樂在其中,享受當中的一切 .

19歲的小明,在旺角的女僕Café做兼職女僕,已做了兩年多。明明是餐飲業,但又好像有點不一樣,「母親不是太喜歡我做女僕工作,她覺得女孩子做這份工,好像對男孩子拋媚弄眼的感覺,即是發姣,但其實不是的。」

「主要職責都是做女僕的工作,性質跟餐廳侍應差不多。」她們很注重跟客人溝通聊天交流,跟他們一起玩遊戲,「因為自少已經很喜歡日本文化,之後開始玩cosplay,所以就開始做女僕café。」會否覺得要服侍別人的感覺,「不會,最主要是以交朋友的心態去工作。」

女僕和客人,關係總是很微妙,「我覺得客人一定有幻想的,很多客人都好想追求女僕。客人上來,我們最主要是治癒他們,或者客人上了一天班很累,想上來跟女僕聊聊天,放鬆一點。」小明亦說,也有客人追求她,「會經常上來找你聊天,然後發訊息給你。會等你下班,但沒有嚴重到會跟你回家的。」

她坦言會有少少困擾的,「女僕都是人,上班時可以招呼你,對你很好,但下班後都是一個普通女孩子。」

其實她做這份工,賺得不多,「我每星期大概返三、四天,每晚五個小時,每個月大概兩、三千元,我夠用的,因為不是經常花錢在自己身上。」

受歡迎的女僕,一般可以賺多些錢,「客人可以跟同我們拍即影即有,我們可以分一點佣金,例如三十元當中,我們可以分到十元。我見過最厲害的,有個客人一上來就跟她拍三十張照片,拍照的佣金,可以多過她當晚的薪金。」

另外,她們還有其他佣金的,「煮飯、沖調特飲,如果客人指定你的特飲,就可以有佣金。」

這一行有見習女僕、正式女僕、高級女僕、資深女僕和女僕長等,而小明只是正式女僕,「少少前途啦,但不會多,因為女僕通常都會找一些年輕的,比較可愛的女孩子,年紀大了自然就做不了。我諗十六至二十歲尾,我未見過年過三十的女僕。」

雖然收入不多,但小明覺得自己還是會做下去,「自己喜歡,覺得好玩、開心,以及做女僕工作真的認識到很多朋友,跟同事相處得好的話,每次上班都可以很開心。」

說到性,港女會很忌諱,但她的工作,卻與性有關 .

25歲的照美,設計學校畢業後,做過普通售貨員,又做過design house,最後選擇做性商店售貨員,「因為自己好色,哈哈哈。最初覺得很有趣,後來愈做就愈想知道為何會有這些產品,為何有些人會喜歡這些產品。」她說以前也畫不少裸體藝術畫,所以不覺尷尬。

她覺得做這行,首先要不怕醜,以及求知慾要很強,「因為產品愈出愈新,愈來愈多款,所以要比較熟悉產品才可以介紹給客人。另外不怕醜很重要,如果你怕醜的話,很多事都談不到,更加不能了解客人的真正需要。」

有人會覺得,性商店很不正經,「可能有些客人會問這裡是否色情場所,或者中介角色介紹,不過我們是沒有這種服務的。她說,外國遊客會比較多這樣問,因為外國的性商店,可能會有其他色情場所的宣傳單張,他們來到香港不清楚,就會問這個問題,但香港其實是沒有的。

但也有遇過一些古怪客人,「很變態的我就未遇過,是有人問過我,可不可以賣我的衛生巾,當然拒絕他啦。」

這份工,她說可以養活自己,「足夠生活的,因為你可以當成普通售貨員來看,只不過我們賣的產品比較私人和專門。」他又覺得,這份工比想像中更多人接受,「朋友說覺得這份工很適合我,因為本身說話都比較男孩子,所以都可以的。」

不過,家人就未知,到現在都不知道她做這一行,「可能家人會擔心女孩子做這工作會很尷尬,但我自己又真是可以的。」

她希望,多些人認識正確的性文化,「香港相比起中國和台灣,會是比較保守,但看得出我們是正在進步,因為市面不斷有新的性商店,而同志遊行亦都愈來愈多人參加,就可以看得出我們很努力進步中。」

要做好一份工,其實一點也不容易。

採訪:程志康

攝影:鄭樹清 田俊

立即下載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http://bit.ly/next28app
兩名港女,一個做女僕Café店員,一個賣性玩具,各有各的故事。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